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邁谷女兒多靈氣  

2012-12-16 15:37:01|  分类: 紅塵歲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我想起了紅土地,想起了國營五一農場邁谷隊,想起了和我一起的十三名女知青,她們是:東台,三梅,玲玲,文麗,安琪,阮愷,家雲,家玲,立萍,葉蔥,曉晴,英菊,靜濤……那十三張生動的青春的笑臉,是我知青生涯的陽光。

一九六八年十一月七號,我們十四名廣州女知青來到雷州半島南端的五一農場邁谷隊,後來被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七師九團十六連。

為了那片遙遠的紅土地,我們戰天斗地,毫不知道吝惜自己;陽光與知性和著泥土的清香讓我們的青春格外壯麗。

從一九七四年開始,返城的浪潮漸漸洶湧,在後來的三年中,同學們陸陸續續地離開那裡。

2

上週,打開郵箱,立萍突地跳出來:唉諸位,我在澳洲呢……

是啊,大允退休了,快樂的立萍應該更加滿世界地飛了,前排照顧葉蔥花了很多心思和時間,抽空去澳洲看看雪多快樂哦。

是啊,立萍就是追求快樂的化身。

那時候,她只有十六歲。

她和同為十六歲的曉晴和葉蔥住在我的隔壁。每當星期天早上,還在睡懶覺的我聽到手風琴的聲音,就會快樂地睜開眼睛,隨著樂曲哼唱——

讓我們唱,

讓我們唱,

讓我們快樂唱起歌。

……

厚重的雷州石磚砌成的牆不透風不透聲音,琴聲是從屋頂巨大的金字架的縫隙中傳來的,我仰望著金字架,笑瞇瞇地哼著“讓我們唱,讓我們唱”……一邊伸懶腰翻身下床還不忘順手拍拍隔壁文麗的屁股——

“悶賴(文麗的雷州音)嘿創(起床)!”

文麗還沒完全醒來,卻已經笑意盎然地哼哼“嗯嗯嗯”地回應我了。

到井邊打水梳洗完畢,我們會跑到隔壁聽立萍拉琴,我們一起唱,除了中國歌,我們還唱阿爾巴尼亞的《海內存知己》,唱南斯拉夫的《游擊隊之歌》,唱俄羅斯的《山楂樹》,唱美國的《紅河谷》,唱古巴的《哈瓦那的孩子》,唱印尼的《寶貝》……

那時,我的星期天的記憶,全是和立萍的琴聲連在一起的。

立萍在農場多年一直是割膠班的工人,每天起早貪黑地苦幹……記得有一天,興奮的我們七嘴八舌地說著歌說著琴說著音樂……突然立萍傷感地撫摸雙手嘆了口氣:這樣下去,手指僵硬了變形了,以後不知道還能不能彈琴了……

大夥都聽到了,誰也沒有出聲,因為這話有點反動哦——反潮流而動嘛。

但這話很真,它出自十六歲小女孩的口——我很振動,我牢牢記住那一天那句話那個神情那個傷心的語調,那麼柔和那麼無奈,但是每個字都那麼的重,那麼的沉……

多年後,立萍回城了,她進了師範,上的卻是中文系……我不知道她是怎樣曲折地走,曲折地爭取,我相信立萍經歷了很多很多的故事……總之,當我的兒子到了學琴的年齡的時候,立萍已經是一名鋼琴教師了,於是我把調皮的兒子交給她,經過她嚴師加慈母的教化,結果是我的兒子成功地教化了曾老師——她哈哈地笑著說:

哈哈I velo 他,mm你別強求啦。

今天的立萍是名師門下的高徒,她對音樂的理解和反應,都彰顯那深厚的功力和造詣。

 

3

    文麗,才華洋溢卻不顯山露水,時刻為別人叫好喝彩——我欣賞這份難得的真心,難得的誠摯。

    在學校的時候,我們都是田徑隊隊員,她整天在平衡木和那個像猴子爬的木架子那裡盤旋打轉,而我就在沙池和跑道上舒展……,我們倆都是女子四乘一百接力的跑手,我們互相都認得,喜歡長痘痘的她和也喜歡長痘痘的我相映成趣,每當我和她見面的時候,我總是想到自己臉上的痘痘……

下鄉以後,我和她一個隊一個宿舍還床挨著床,於是我倆成了摯友。

每天晚上,我總是上了床才發現沒有撂下蚊帳,又不願下床,於是在床上蹲著一跳一跳地整理蚊帳,這時候東台總會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你又來了“我就說”撂蚊帳“。

這時候,文麗也會哈哈哈地說:無拉拉又講我。

我說:撂蚊帳,不是說你哦。

於是我們幾個就會在很輕鬆很輕鬆的氣氛中吹燈入睡……

文麗的行李特別多,她的行李箱特別大,放在高高的金字架上面,我一直很好奇裡面都是些什麼東東。有一次她給我看,啊原來是很多很多的內衣內褲……那年頭我們都是用舊布剪成兩片一縫,而她的居然是正正式式的百貨商店買來的——啊,我眼睛都瞪圓了。

女孩兒家嘛!

這是文麗的話,哦,我也是女孩兒啊!女孩兒的身子很矜貴的。

後來,我才發現,文麗總是很小心很認真地經營女孩兒的各種事情。

文麗很愛看書,我也是,我們很談得來,我瘋的時候,她一點不煩,還加油添醋地鬧成一團,我喜歡她。她常常和我講起姐姐文慧。文慧是北大新聞系高材生,後來是《北京日報》著名的記者,她寫的文章很棒,我看過幾篇,有時候,文麗會把姐姐的信給我看,喝,字體秀麗遒順,文字一氣呵成,簡直把我看呆了!

以後,文慧姐姐有信來,我就嚷著要看,文麗笑著說,你倒是搞清楚沒有啊?她是我姐姐還是你姐姐啊?家書哦……

我要看!

就看一眼!

有秘密的地方我不看

——我振振有詞,真夠無賴哦。

……

2008年我們回農場的時候見著文麗,我問起文慧姐姐,文麗難過地說,她走了,很突然很意外地走了。我沒敢追問。

我發現,文麗近年來越來越優雅,越來越淑女,越來越耐看;我忍不住細細看,哦,那每一縷髮絲,那衣服的褶皺,都浸透了女孩兒的縝密心思——我肯定,在這每一次的整理裝束中,文麗也把自己的心情整理得美滋滋甜絲絲的。

文麗,是個棒棒的朋友,也是個棒棒的女人。

但是文麗,我,永遠忘不了那個夏天,你割膠的時候被蜈蚣咬傷,你在床上捧著腳翻滾,無助地嗚嗚哇哇地叫,叫,叫,叫了好久好久,我聽到你發出了原始人能夠發出的所有的最原始的哀叫的聲音……我圍著你轉來轉去不知道從哪下手,你說,那撕心裂肺痛徹心脾甚至全身心的痛,是世界上最痛的痛!你帶著淚光發誓:我今生今世再也不讓蜈蚣咬我啦!

文麗你那小姑娘的誓言,還記得不?

 

4

    東台,是我交往最久的摯友。

從一九六二年起至今,我們的友誼快將走完半個世紀,她還是我的入團介紹人;我們喜歡文學我們喜歡幻想我們有浪漫的情懷;她喜歡我的靈氣,我喜歡她的善解人意;我喜歡說她喜歡聽,每回,當她忽閃著美麗的大眼睛聽我講完,突然扑哧一笑:哎呀你講的是什麼呀!

……我當然知道自己講的是一堆很垃圾很垃圾的話,於是開心地笑,笑她上當了,而且那麼認真。

她去美國了,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名專家,在一間著名大學裡面教學並且做女性心理學的輔導,她的講座和諮詢課很火爆,課程排得很滿。

她一點沒變,依然很真很直很銳利很平易很友善,只是顯得更加有邏輯更加充實更加居高臨下更加的國際視野和更加的自信……她介紹並買給我很多心理學的書籍,厚厚的,字體很小,讓我又饞又頭疼,還介紹很多文章,讓我在網上看……

我們一起去延安,在魯藝文學院的名單上我看到我的爸爸媽媽,你看到小L爸爸的名字,我們很興奮,我們在那留影,約定下回再來……

她過去幾十年對我的教導總是——

你說什麼哪!

夠啦別吃啦!

現在呢,是——

這是厚道嗎?!

你怎樣看……

東台,曾經是個美麗動人的舞者,藝術的感覺非常好,她的眼神和體態都非常的美,含蓄而自然,文革初期北京來省實招收軍區文工團員的時候被看上了,為什麼沒去我始終沒搞清楚;東台,具備了很棒的行政工作者(用現在的話就是很棒的公務員)的素質,具備了領袖的風範,在一些家長眼裡,東台是個上進心很強的女孩,是個事業心很強的奮鬥者……

最終,東台是個好太太好媽媽好家婆好奶奶……與生俱來的中國傳統女性的婦德塑造了她的品骨,她同時兼具了另一個絕佳的身份,而且做得出色。

東台,值得我慢慢地看,靜靜地聽……

東台,我和你一樣憂國憂民——毛病。我們像小時候一樣喜歡說“為什麼呢”,我們不會停止獨立思考……現在,我們的話題從金星人火星人的心裡差異變為對中國政制的探討,我們會講自己的理解,一聲更比一聲高,我覺得很痛快!

東台,你快從美國回來!你老妹等著你!

 

5

      下鄉之前,我反反复复想了很久,究竟要帶什麼東東到鄉下去。

我帶了衣服鞋子被子和藥品,之外我完全忘記要帶枕頭;但是我帶了一樣重要的東西——相機。那是一架比我還老的德國相機,它的相片尺寸不是120,不是135,而是127

這部相機常常被別隊的知青借去用,後來我發現不少知青的相冊裡面有127尺寸的相片,那就是用我的相機拍的。(見圖)

一天星期天,不記得誰提議拍照,於是我們在陽光下笑嘻嘻地來到場院裡,不知不覺,工人的孩子們來得比我們還多。

也不記得是誰拿相機,一個勁地說:再擠一擠,再擠一擠……結果這張照片裡面的人都擠在一起了。

長到19歲,從來不知道枕頭有什麼用;哎呀現在才知道,原來沒有枕頭太痛苦了!

我用衣服,書籍當枕頭都不行,直到有知青回家探親,我才拿到了我的枕頭。

 

6

東台的小妹三梅下鄉的時候才十六歲,因為她只上了初中,當教師文書工作組都沒份,小小年紀便一直經受著繁重的體力勞動,像這樣的同學還有立萍、曉晴、葉蔥、英菊、家玲,而像阮愷、文麗這樣優秀的女生後來為什麼沒有出來教書或者文職工作,不得而知。

在那個不到四平方米的小屋子裡面,我和三梅東台文麗把四張床貼著牆擺開,剛好一個圈,連放膠桶鋤頭的地方都沒有。19694月九大召開後,我們在房子中間安放了“忠字檯”,對面牆邊放農具,房子兩邊各兩張床孖在一起。每天,不論我們做什麼,三梅總是在笑。

忠字舞,是每天早晨必須跳的,我們知青把上面派來的工作組女組長叫做——大魔,一個女組員叫做——細魔,然後把連長劉順波帶頭跳的忠字舞叫做——群魔亂舞……三梅笑彎了腰: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我們這些大姐姐很沒正行哦。

我是當年堅持不跳忠字舞也沒有像安琪她們被送到團部學習班的唯例。三梅看著我,這回沒笑。

辛勞的體力勞動,營養的不良,讓還處在發育時期的女孩不勝重荷,三梅病了,而且病得不輕,並且因此病退回家。後來,三梅成為一個兢兢業業中規中矩的國家公務員。

退休後的今天,三梅已經是著名的旅遊攝影行家。她的足跡早已踏遍祖國群山,在她的博客上,你除了感受到極難撲捉的罕見雪地山景雲光水色,你還能想像到一個美麗的女子咬著堅硬冰冷的乾糧連續不斷艱苦跋涉的身影,那艱苦不是常人可以耐受的!

 

               7

安琪是我們隊的大學究。不論天文地理她樣樣精通。就在我們剛剛下鄉的頭兩個月裡,一天晚上,同房的玲玲,阮愷,英菊都睡了,安琪又像往常一樣秉燭讀書……然後她睡著了,火水燈打翻了,火蛇順著蚊帳迅速衝上金字架……四個女孩還在熟睡,夢中的安琪可能來到火焰山觀看西遊記的精彩演繹……

狗們,在狂叫,警惕的老工人起床了,他們看到知青宿舍一片火海……

井水,井水,快!

……

當人們把一桶桶井水倒進房間,火被撲滅以後,濕淋淋的玲玲和阮愷還在撅著嘴巴嘟囔:你們吵什麼呀?還把我們弄濕!

而不久以後的一次山火,我們女生都參加了,我們拿著樹枝奮力撲打舔向自己的火舌,我們多麼沒有經驗啊……憑著青春的體力,我們戰勝了山火,憑著僥倖,我們撿回自己的性命。

……

我們邁谷隊是建在山坡上的,廁所在南端的菜地邊,我們上廁所,先要走下一個很陡的斜坡,然後還要走一段路,總共有一百多米。晚上上廁所,工人就會穿著船底的木屐(注1)下斜坡,點著一盞只能照亮自己的臉卻照不到路的火水燈,一步一驚心地往前走,手裡,還擺動著兩支竹篾……

每當這個時候,我腦子裡就會冒出十個字——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

我忍不住地笑。

這一百米的路,真是遠,碰到風高雨大或者天寒地冷的日子,總不能弄個資產階級的尿盆放在房子裡吧。

於是我們女生被迫“猖狂”了。

我們會在恐怖的天氣裡,在我們住地旁的空地上小解,偷偷地鑽出屋子,偷偷地蹲下……

一天夜裡,A剛剛n完,突然聽到不遠處有腳步聲,嚇得抱著頭不敢起來,那人越走越近,還發出了呼嚕呼嚕的喘氣聲——啊,是頭豬!A跳起來逃回屋裡。

第二天女生們個個都笑得仰面朝天。

猖狂——成了我們重要的生活用語;懂得這個暗語的女孩,是我們邁谷人,可以驗明正身了。

 

8

曉晴,天生麗質冰雪聰明性格開朗氣質極佳,是我們省實挺特別的女生。她思維敏銳價值觀超前,令她走上一條連今人都得承認是幸福女人的捷徑。那時候我們的婚姻觀都不外乎是:出身好,身體好,談得來,有發展……可是曉晴翹起驕傲的鼻子哼哼地說,我不信這些,我信……而且我喜歡戴眼鏡的男人……當時我們都不敢苟同。

曉晴用行動實現了自己的夢。著名鋼琴家HC先生剛剛走出政治迫害的深淵,就遇上秀外慧中的曉晴,曉晴毫不猶豫地跟了他。曉晴並不願意做明師門下的高徒,她寧願相夫教子做個全職太太。

以她的高素質,做什麼不好,怎麼……我們真的不理解。

八八年我來香港,她帶著兒子小海給我接風,後來我在她家玩,看到她的的床頭牆上大幅的婚紗藝術照,我看慣了她素顏的完美,怎麼看都喜歡沒有化妝的曉晴。

和我的同齡人一樣,我一輩子沒照過婚紗藝術照;現在想想,這件事情是女人生活質量的重要元素,曉晴做了,我們為什麼沒有做?

我到廚房看她煮番茄魚湯,一塊鯇魚尾,煎完之後把鍋裡的油倒進碗裡,幾乎一滴不剩,然後鍋裡放水放番茄,水開了放魚……(如果我從此領悟個中智慧,我今天也不會肥得這麼冰凍三尺啦。)

她拿出一塊蜜糖肥皂說,這東西挺好,不需要買那些很貴的東西護膚。

……後來她去了加拿大,我們的聯繫變得斷斷續續,但是每次見了她,總是讓人精神一震。我們的話題,從吃到了孩子,到了丈夫,到了做個健康女人……曉晴,永遠是個簡單真誠的朋友,任何時候她都願意不厭其煩地把自己的經驗知識和你分享,有時候還登鼻子上臉地為你著急,耳提面命地大聲吼:你一定不要忘記做啊!

曉晴,過去我總覺得,你這朵格外艷麗的鮮花沒有插在合適的花瓶裡;但是今天當同學們相繼退出職場舞台歸於市井煩囂的時候,對比你,你臉上比我們少了滄桑;當我們開始學習關注自己的生活質量的時候,你已經輕車熟路指點江山了!

曉晴,很想聽你嘎嘎嘎地笑,更想聽你指點江山哦。

曉晴,我想告訴你,當年你割膠的時候,那掂起腳來走路的輕快步伐令我心動,你那個姿勢好美哦。有一次去下橋,我就試著用這種方式走路,還沒走到一半腳背和小腿就疼痛難忍了。

唉,美,是不能學的。

 

9

玲玲,安琪,阮愷,家雲,家玲幾個女孩都巨有靈氣,我在別的文章中分別描述過她們。其中《鑄造美麗》我送給玲玲,《心相知不言別》我送給阮愷。而讓我veloU的是安琪的博聞和家云的強記,這都是女孩家少見的,後來她們一個成了著名外企的高管,一個成了城中搶手的高補(高考補習老師)。趾高氣揚得常常會飄上蒼穹的玲玲成了IT業的高級工程師,滿臉好奇、不停問什麼呢的阮愷也成了電大的優秀教師和行政領導,叨叨嘮嘮的小女孩家玲後來成了國家公務員……

還有葉蔥,這個讓人想起來都心疼的小妹妹,等我的身體好一些,慢慢地寫吧。

 

後記

三十四年了,我常在夢中回到邁谷那個小村莊。

我夢見村前的溪流村後的小山,瀰漫著草木灰氣味和牛兒哞哞的風聲, 夢見晚霞晨露中生機勃勃的翠綠膠林;我還夢見邁谷小村莊裡面那十三張青春的美麗笑臉。

那是我知青生涯的陽光。

 

1:因為紅土粘稠度很高,雨後粘土粘在木屐下面刮不下來,並且漸漸地堅硬厚實,於是鞋底就變成船型,只有中間部分著地,兩頭翹起來,非常不穩。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