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廿八勾  

2012-12-07 11:12:52|  分类: 紅塵歲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下鄉的時候,剛剛來到徐聞縣五一農場邁谷隊,一天我們看到一位50歲模樣的老婆婆,她個子矮小,身形飄瘦,腳步趔趄,臉皮皺巴,蠟黃的刀臉上一抹病怏怏的氣色,令人心疼;如果閉眼躺在床上,你一定不會懷疑她還有呼吸。

她的工作是放牛。每天,她孤孤零零踉踉蹌蹌跌跌撞撞地跟在牛屁股后面,卻高舉樹枝漫天揮舞,所到之處,空氣中彌漫著惡毒的叫罵聲: 

x那星!你阿媽個臭黑妹!

我xx你呀老坑,你同我濫返嚟!

我打x你呀大黃!

……

她的工作就是謾罵咒罵,就是破口大罵,她罵得威武雄壯,罵得聲勢浩大,罵得山呼海嘯,罵得天搖地動……牛兒們在劈頭蓋臉的叫罵聲中獲得安全感,也柔聲哞——哞——地呼應她。

那直衝雲霄的清脆叫聲和牛兒低沉的哞哞聲隨著空氣中的膠乳香青草香飄向蒼穹……這有聲有色有味的清晰的地標啊——朋友,你已經進入邁谷地界。

二、

也許,這麽吼叫有益于身體健康,她因此獲得足夠的氧氣,在缺醫少藥的瘴蠻之地,她得以歪歪斜斜地活下來;也許,她率領千軍萬馬般的咆哮聲可以為弱小的自己壯膽,在深山老林中,無論野獸或者土匪,面對這排山倒海的怒號都會知難而退。

在學習的小組會上向來語無倫次不知所云地”啊啊嗯嗯哦哦嗚嗚”最後清晰地講一句“講完了”才如釋重負的蓮姐,在林段裡,在孤軍奮戰的戰場上,強烈的生存欲望和天生的責任感支撐著她——保護牛兒,也保護自己——令這具細小的身體生發出不可思議的能量!

我呆呆地往著她,敬意,在心中油然升起。

三、

和她打照面的時候,我們無比尊敬地叫聲:阿婆,竟然引來極大的抗議,她圓睜著委屈且憤怒的大眼睛用力聲明:“我先廿八勾吖(我才28歲啊)!” 我們全都愣住了,就像看到太空人降落在眼前——

啊,蓮姐,一位28歲的花季女郎!

從此,“廿八勾”就成了她的名字。十年來,我們親切地喊著她,她也繼續用惡毒的粗言穢語親切地喊著她的牛兒們。她罵牛,卻疼它們,每當牛兒們在她面前恬不知恥地交配,她就會安安靜靜地耐心等著,待好事完畢,才重新惡狠狠地揮舞起樹枝——我x ……

叫罵聲和著橐橐蹄聲漸漸地消逝在尤加利木麻黃苦楝木和台灣相思的樹影裡……

她也哭,哭得天崩地裂,她張大了嘴巴嗷嗷地嚎叫,那是可憐的大崩死的時候。聽玲玲說大崩因為一貫的工作賣力,不但崩了鼻子,連蹄子也斷裂了……她的牛兒再也不能工作了,最後的貢獻,就是變成佳餚。

……

她捧著分到的一小盆牛肉,臉扭曲了,她顫抖著,哭得跪倒在地上……

“啊,我的大崩啊……嗚啊嗚啊……我x……啊”

四、

那都是過去的故事了。

二〇〇八年十一月,我們重回紅土地,見到蓮姐竟然奇跡般地存活!她已經六十八勾了。退休多年的她,模樣也和過去相差無幾,只是右眼已經全瞎了(見圖)。

說起許多已經故去的老工友,她布滿皺紋的臉上沒有悲戚,沒有遺憾,長年清苦困頓的生活早已令她看透人間冷暖,對老弱病死熟視無睹了。“為什麼建珍淑芬她們都走了我還在呢?”連她自己也奇怪了好多年。

她畏縮的眼神充滿渴望,時不時瞟一眼我們帶來的一大堆禮品。她分到一份,很喜悅。人也分外柔和溫順扭捏不安起來。

五、

走的時候,林段小橋從眼前飛馳而過,我回望林木蔥蔥的邁谷隊,寂靜的斜陽寂靜的山林寂靜的村屋……

    我的眼睛濕潤了,一股酸楚從喉嚨升起;我的耳邊響起那排山倒海的叫罵聲,那個曾經給這片土地帶來奇異生機的叫罵聲,混雜著膠乳的香味在空氣中飄蕩,激昂,悅耳——

邁谷的地界,漸漸遠去……

 

注:大崩,大黃,黑妹,老坑都是牛的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