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游到對岸香港去——露絲仔自述(原創)  

2013-01-27 00:34:43|  分类: 在美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到對岸香港去——露絲仔自述(原創) - mm - mandy的博客

 

       2012年9月中旬,三藩市的天氣有點涼,就在小C家溫馨雅緻的小客廳,小C給我們說出了他的故事。

C出生在廣州市一個著名的書香之家,藝術之家,他具有天賦的藝術家氣質,他飽覽群書知識淵博,白淨的面龐架上眼鏡,令小C平添幾分斯文瀟灑風流倜儻……一九六八年,他當然逃不過下鄉的命運,他像許多廣東的知識青年一樣,最終,從東莞,走上了那條所謂的“叛國投敵”(後來改成“非法探親”)的不歸之路。

 

1

出發前,我聽到了一個故事——

有個和我從小相熟的廣州女知青L,跟著男伴一起從東線,也就是廣東惠州一帶的海域進入大海。早聽說東線一帶是鯊魚出沒的地方,但是他們認為民兵猛於鯊魚(不是苛政猛於虎),於是抱著僥倖的心理下了水。他們兩人用繩索相互綁在一起,向南游,向南游……

半路上,他們不幸真的遇到了鯊魚!L的左腳被整個咬去了,他的男伴撲過來救她,她才脫險,在接近麻木的疼痛中,她奮力向南游,游啊游……她一直看到男伴在身後跟著他向前游,但是她一點也不知道,鯊魚已經狠狠咬去了男伴的身體下半部,在黑色的大浪中,她緊緊地拖住男伴僅僅剩下的頭和胸部游向香港……

由於失血過多,來到香港海灘,L沒有力氣站起來,她暈倒了,她被送到警局。當她醒來的時候,警局的人告訴她:小姐,你知道嗎?你是拖著半個死屍過來的!

我聽說了這個故事還笑。後來有一次,我見到了L,跟她說起這個故事,她哈哈笑起來說:哎呀這個人就是我啊!說著還伸出左腳給我看。

……

 

2

出發前,我已經聽說,偷渡者中的20%已經遇難。除了鯊魚,風浪,還有民兵和邊防軍的槍口,狼狗,疾病……

我選擇了西線,也就是今天深圳蛇口的地域。那一天,是一九七一年八月十五號。

我來到海邊,我不知道此時此刻,特大的強颱風“露絲”,已經集結在南海海面!

我不知道即將正面吹襲香港的這個颱風,正向著我即將登陸的元朗地區洶湧而來!

我不知道我下水的時候,香港市面已經全面緊急戒備航班取消,水陸交通停頓

……

我只知道——

啊,天,靜極了,海,靜極了,無數的海魚躍出水面;唐詩宋詞輕輕浮現在腦海,但是竟然無法攫取到究竟是哪一句,好像還不止一句……那一個個駢儷的詞句,隨著海魚在眼前跳躍……

哦,好一幅人間仙境!這從未見過的夢境般的畫面,永遠永遠定格在我的生命記憶裡。

天啊!面對死亡,我的心境居然是一派的平靜,一派的灑脫……

來之前,我已經做好充足的準備,我用細麻繩緊緊綁住兩隻白色籃球膽的氣嘴,夾在兩邊腋下,靠兩隻籃球膽的浮力在腋窩背後向上拉扯著,令我不至於被大浪捲入海底。

下水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真是太沒經驗,一雙鞋吸足了水以後,立即變成兩坨很重的石塊,於是我甩掉了它們!水下的沙石,那尖利的石塊,也許還有什麼尖利的植物,很快就把我的腳板和小腿割破了,那些很長很深的傷口被鹹澀的海水浸泡,一陣陣鑽心的疼痛重重刺激著我,但是由於精神高度緊張,全部注意力瞬間便全部集中在海面上,於是便再也沒有疼痛的感覺了。

游啊游啊……

我看到中國軍隊的艦艇遊曳在海面上,他們的艦艇燈光是黃色的,光柱很細,而且只有大約10米射程,於是我在他們可見光圈之外靜靜地趕緊地游,心裡開始噗噗噗噗地跳,千萬千萬,不要被發現,我想像著當子彈向我發射的時候,我該怎樣抵擋……想啊想,結論只有一個:無法抵擋。

啊,把自己交給大海,把自己交給上天。什麼海啊,天啊,風啊,浪啊……以前讀過那麼多的詩歌散文,這些被我們歌頌的很浪漫的東西,原來也會翻臉!這時候,它會瞬間奪走你輕飄飄的性命!是的,我頓悟了——原來,生命竟是如此地輕飄飄,輕飄飄……

《悲愴》交響曲的旋律在海面蕩漾,那是柴可夫斯基死前一年創作的最後一部交響曲……那悲愴陰冷的旋律訴說了人一生的經歷,直到沮喪,乃至生命的結束……

 

3

海面,早已失去詩情畫意,風漸起,雲詭波譎,黑濤暗湧,即便身下沒有鯊魚,我們也似乎要被黑黢黢的大海悄悄地吞沒……

回去,是不可能了,心裡只有一個信念:死,也要盡量死在前面……

不知道游了多久,中國軍隊的艦艇嘟嘟嘟的聲音漸漸遠去,我的耳膜捕捉到另一種聲音!

就在水聲與呼吸的氣息之間,一種很陌生的噠噠噠噠噠噠噠噠聲,啊是摩托艇的馬達聲!那究竟是不是港英海域的水警輪的聲音?我疑惑,我機警地辨別著……千萬大意不得!

不知又過了多久,我清楚看到香港白色水警輪的船頭了,我還可以看到裡面的燈光!而那又大又圓的白色熾光以180度的角度來回掃射著,把前方20多米的水域照亮!

有幾次,那光幾乎掃到我的頭上,我們悄悄背轉身避開燈光……那水警輪就繞著我們的水域轉圈,並且不斷縮短搜索半徑,我甚至可以看到上面的人了,他們的確不是中國軍隊!真的,就是他們!

我於是揚起手喊:喂——喂——

港英的水警輪循聲迅速來到我們身旁。我看到了身穿白色警服的年輕水警,一共有五位,他們一個管燈,一個開船,其餘三人用救生器材把我和另一位同行的人拖上船。

他們說:你們是怎麼搞的?一會看到你們,一會看不到你們了?找來找去,時隱時現,找得我們好辛苦!

我們說,我們一路上都盡量隱蔽自己啊!

他們說:不用怕啊,為什麼不打手勢?

我們說:兩邊的艇,我們怎麼知道你是哪一邊?

他們問:你們有幾個人?

我們說:五個。

我們兩個人上了水警輪,才知道自己已經游了四個多小時。於是我們跟他們一起在海面搜索,很快,就把另外三位同行者都找到了。

在尖鼻嘴拘留所,我們被告知:今晚颱風襲港,預計異常猛烈!

接著我們被安頓到水警軍營,兩個人一間有鐵柵門的房間,看來像是牢房哦!

看到我們五個人狼狽的樣子,軍營裡的軍人都在笑,說你們來得真及時,如果你們晚到一個小時,你們就全都沒命了!於是他們就把我們幾個人叫做——露絲仔。

啊,我們成了露絲仔!

想起了在我們的後面,還有很多依然在怒海掙扎著的知青,他們命懸一線,懸在“露絲”是否開恩的賭注上,他們才是真正的露絲仔,但是他們今晚兇多吉少了。

很黯然。

 

4

狂風來了,那撕裂天地人間的大自然狂暴的肆虐,令我們的房子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心在這翻天覆地的洗禮中顫栗……

一夜無夢,一夜如夢。

早上,軍人給我們送來了早餐,叫做TV餐,是西式早餐,有豬扒,有煎雙蛋,有牛奶咖啡和蘋果……吃著吃著,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竟然全都流下了眼淚,這是我們來到資本主義土地的第一餐,很陌生的西餐!

就著鹹鹹的淚水,五個人都默默無言;心似乎一點也輕鬆不起來。是不是,我們那去國漂泊的生涯,就此開始了?

呵,前路在哪啊?

中午,我們吃到了中式的飯餸。哦,那米飯好白,好香!還配有白切雞和油菜,另加一碗大大碗的廣東老火靚湯……

飯後,我們從尖鼻咀來到元朗。香港的公路修得很靚,很棒,令到車速可以很快,但是到處都是倒下的大樹……後來我們才知道,露絲令香港逾千間木屋倒塌,快活谷馬場變成澤國,多處發生山泥傾瀉,昨夜至今晨,消防員一共出動了五百多次拯救行動……露絲令巨型遊輪“依麗莎白”號擱淺,更摧毀了輪船“佛山號”釀成七十多人葬身海底,另一艘輪船“利航號”的九個海員則全部喪生——啊,在船上都會喪生,何況我們是隨波逐流漂浮在海面上?

想著,後腦勺也涼颼颼起來,真有些後怕!

在香港,我們都被分別問話,比如:

廣州中山紀念堂臨近有哪些街道,講出東南西北方向和名字,廣州3號公共汽車總站的起始站的名稱,X號公共汽車是東西走向還是南北走向,廣州市有哪幾個區……他們必須考察確認我們是不是廣州的下鄉知青身份。

不久,在元朗我們得到了入境證,一個月後,我們都拿到了身份證,居留期已經由五年改成七年了。我們一入境就拿到了黑印,警長對我們說,再過七年,你們就是正式的香港人了。

六年半以後,我到了美國。

……

回想當年我走向大海,已經四十一年過去,剛到美國的時候我曾經發誓:這輩子再也不回去了(當時的政策也不允許),這輩子再也不游泳了……

 

後記

我們在小C家住了幾天,每天他都要抓緊機會跟我們聊天。

C說,現在中國什麼人最有錢?中國已經能形成了特殊階層,冰凍三尺啊,中國一定要政制改革,不然國家是不會好的。但是怎麼改?改得了嗎!

C說,你別以為我們的態度是隔岸觀火?要知道,痛失故國也是海外遊子的一塊心病啊!

C問我:mm,假如你是中國領導人,你最想做的是什麼?

談釣魚島,小C來勁了,不睡了!說啊說……

幾天晚上,不睡,說……

弄得我們好累啊!哎呀,我說小C你怎麼比中國領導人還操心中國的事啊。

C哈哈笑起來。

C還說,父母健在,我很少回國,但是真的很想念你們那邊,雖然我沒有後悔出來,但是現在越來越惦記你們……有機會,你們常來看看我們,就好啊。

看著全情投入的小C,我感覺到他身上時時透發著一股傲氣,那是來自中華民族根深葉茂歷史悠久文化的自豪,那是從骨子裡透出來的!

好的,小C,有機會我們還會來看你們,坐你開的車,就像坐飛機,坐坦克……

他終於被老婆拉走了,我們才睡下,他呢,卻兩手摟著頭,靠著床沿,兩眼瞪著天花板……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第二天早上他對我們說:昨晚你們十一點四十五分熄燈,一點二十分有人出來上廁所,早上六點零五分有人上廁所,起床時間是七點四十分……

啊?小C!我弄得我馬上要掉眼淚了!

C!我們是你太太的同學,我們跟你也是第一次見面啊,你那麼渴望跟我們聊天,就是因為我們來自那塊遙遠的卻是熱氣騰騰得令人擔憂的土地嗎!

唉,C

……

現在,小C夫婦都退休了,小日子的確越來越好,爸爸媽媽在三藩市頤養天年,兩個孩子就像第一代移民子女一樣都那麼有出息。兒子獲得生化工程碩士後經過五年法律學習,已經成為一名執業律師,女兒則是生化工程博士PHD……

他說,在美國,只要有能力,就有機會。這裡只有能力歧視,沒有種族歧視;如果有一天你被人歧視,你就該問問你自己:為什麼我會被歧視?

C還說,從二零零八年起,美國經濟不景,自己年紀也大了,不能工作了,就看著年輕人,看著老婆兒女,看著世界,想想遠方的朋友,只是,往事難忘哦……

看著客廳裡的書法條幅——人間有味是清歡,聽著舒伯特的《聖母頌》,我想對小C說,你的故事震撼了我的心——

既然你一生不忘你熱愛的音樂美術歷史戲曲,還有你的導演專業,那麼,就讓你的生命充滿詩情畫意吧!

請盡快忘卻那段光陰碾碎的煙塵往事;心,也該輕鬆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