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與平壤弟弟的通信(原創)  

2013-02-01 23:06:42|  分类: 我的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陳平壤是我弟弟在海南島農場土龍生產隊時期認識的廣州知青,患難與共,相知相攜。

回城後成了我家的座上客,因為我們的父親都來自延安,喜歡跟老人聊天的平壤自然成了父親的好朋友。

因此,平壤就是我的弟弟。

平壤的父親是中共很老資格的老革命,卻因不善虛與委蛇而終歸不得志,平淡平靜歸於淨土。平壤後與深圳市委領導的女兒小鄒共諧連理,在深圳多年經歷風雨,至退休,卻仍老驥伏櫪,壯心不已……

這是我們在2010年的部分通信。

 

2010815日 星期日

平壤:

去年,2009年的8.15,我和土龍軍團一起,在花都經歷了一場車禍,一場虛驚,也見識了土龍軍團的巨大凝聚力量,很感動。

回過頭看看那些照片,心疼之餘,更多的感覺是親情!附上我拍的現場照片,挺珍貴。

mm

 

mm

郵件及5張相片都收到,謝謝!時間過的真快,又一年了,今天是日本投降65年周年紀念日。抗戰的老人剩下的沒幾人了,我土龍傑暐母親,旋煉老爸還在。

去年此時,我土龍重裝甲部隊,包括土龍軍政首腦(王曉、指揮同志戰備值班除外)差點在花都全軍覆沒(見最後五張相片),我土龍成員大部是八路軍、新四軍後代,看耒日本軍國主義陰魂不散,時刻想出耒搞搞陣,天佑我土龍軍團毫髮無損。

我和KK瑪莎已加入“八路軍研討會”,抗戰時瑪莎老爸是新四軍蘇北軍區文工團團長,北京說不分什麼八路和“老四”,關鍵看人,所以瑪莎入會了。深圳原有的會員只有兩人,宮小吉(文革初名人,北大附中的,宮的老爸是115師衛生部的,建國後是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和吳老大(原國務院副秘書長吳慶彤的兒子,吳慶彤是冀察晉的老人),北京認為他倆不會在深圳長期紮根,影響不大,建議KK出任深圳-廣州分會會長,此會實力影響都大,在京城副部以幹剖,將軍入會的有幾百人,今後我們廣東方面不愁沒有人,要做一些研討課題(我對老陶為何從八千歲變劉鄧陶有興趣,正收集準備材料)。

香港很近,你夫婦有空多來深圳玩,我們最近準備在深圳抽柑灣組織一次活動,歡迎參加。我和盧兄一見如故,KK和我是四十多年生死患難的老友,盧兄和蘇穗又是多年朋友,我們是一家人,友誼長存。

簡單幾字擱筆!

平壤

 

平壤:

發一張老爸1939年在延安的照片,八路軍的裝束,當年應該是準備出發到晉察冀邊區,不久在冀南保衛仗中被戰馬踢斷右腿脛骨,成為乙級二等殘廢軍人,原本可以憑這個證書領取撫卹金到死,也可以憑它搞這搞那,可是倔老頭從來不動它。

看了大夥的經歷,很感動,希望大夥都動筆把自己父輩的故事寫出來。

mm

 

mm

相片收到,謝謝。你老爸當年受傷之事,我在土龍時巳聽KK講過,當時志修同志有本“中國名人錄”,書上介紹過你老爸......從土龍回城後,肖叔叔給我看過傷疤處,當年根據地很堅苦,但日子比延安好過,蔣介石封鎖延安時,每頓都是吃南瓜或土豆,還吃不飽,肖叔叔給我講過,許多叔叔伯伯也給我講過,當年冀南軍區司令員好像是陳再道同志。

我老爸是19379月底到延安的,至1945年離開延安,期間四次離開延安,1937年底隨賀龍120師去晉東北創建根據地;1942年與朱進兩人奉命南下,走到河南中央來電返延,朱進一人前往;1944年奉命隨王震同志八路軍南下第一支隊南下,同行的有雲廣英、陳正人、陶鑄、揚尚奎等同志,在延安機場毛主席送行,對王震、雲廣英及我老爸講了“松樹和柳樹的風格”,也是走到河南,中央怕不安全,來電令我老爸一人返回延安;笫四次是七大閉幕,中央組成八路軍南下笫二支隊,回廣東、湖南、福建、江西建立根據地,毛主席又來送行,我爸說這是與老頭子在延安最後一次握手,老爸這次走成了,走到陝西與山西交界,日本投降,中央來電原地待命,十天后中央來電,八路軍南下笫二支改名為359旅(此時真正的359旅正在堅難的從湘南撤往中原),令359旅不惜一切待價,護送南下幹部團赴東北,為此,359旅劉轉連部做出了巨大的犧牲,一路上犧牲了近三百人,359旅當時才三千人,為護送一千人的幹部團到東北犧牲了近十分之一的人員,這個犧牲是值得的,我黨最後奪取了東北的勝刊,迎來了全國的解放。1949年南下在江西贛州,巳是我四野48軍軍長的劉轉連同志,和軍政委楊尚奎一塊請我老爸吃飯時講的。

在延安時物資缺乏,照相不多,朝鮮同志崔昌益、金白淵、武亭有一部相機,越南洪水同志也有一部相機,我老爸為數幾張的相片是與他們合影照的,在東北時讓老爸的警衛員給弄丟了,文革後中央黨史辦來找照片,可惜沒有了。

往事如煙,一脈相承的井崗山、延安、土龍精神不死。

陳平壤

 

平壤:

       真可惜你爸爸在延安時期的照片都弄不見了,很想看看你老爸的照片。

       我很多年前就聽“小盧”(我們家的叫法,KK也這麼叫)說到你父親的名字,在盧家的聚會中也常聽到他們家人提起你父親,他給我的印象就是一位很老資格的共產黨員,一生的革命經歷坎坷。盧家的兩位女孩從香港回來能進華僑補校,全因你老爸!而盧家大哥進天津南開大學也是你老爸幫的忙,所以每當提起你爸,他們全家人的敬重之情我能感受到......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他就是你父親,後來才知道他的兒子就是KK的至交,是那個有一段時間天天來我們家,除了我之外,連我爸媽和荃荃都當成自己朋友的平壤。人與人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多麼微妙,真的應該珍惜啊。

去柚柑灣的活動,我們很想去,不知道KK到時候去不去,不管怎樣,我們盡量去,土龍軍團的文化太吸引人了,讓人感到振奮之餘,更讓人找到親情。

mm

 

mm

你說的對,我們兩家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當年我爸就說知道肖x這個同志,他和冼星海同志關係很好,冼星海同志又和我老爸好,老爸說肖x這名字,還是冼星海同志告訴我的,我老爸還說肖x同志是中央黨校三部的,三部是我黨文藝方面負責同志集中的地方,楊尚奎同志陰差陽錯在三部當副主任;我是在二部工作,任支部書記管黨務,二部主任是張鼎承,副主任是安子文同志,延安整風時我在黨校一部特別支部參加整風運動,如星海同志不去蘇聯學習,搞不好就認識肖x同志了。

關於隱蔽戰線,從中央到省,不少負責同志都和我老爸熟,但老爸從來不講,文革造反派,包括一些所謂中央專案組怎麼迫他都不講,嚴格尊守黨的紀律。上次你們來我家,盧兄一講我就明白他老爸應和我老爸很熟的了,可惜老人都不在了。香港南洋銀行莊世平只要來廣州,肯定來家裏坐,文革後各隱蔽戰線都想讓我去他們單位工作,我都謝絕了。

讓我們繼承老一代的精神、友誼,好好的生活吧。柚柑灣初步定9月初去,到時我通知你。

平壤

 

2010816日 下午2:32

平壤:

KK那兒的情況近來不妙,穗平(小覃)因肺部積水住院兩週,上週四腸胃道出血(拉血),看來是那個病的惡化跡象。她這半年來體質極差,吃什麼拉什麼,所有藥物都已失效,現在一旦出現出血,估計她的體質經不住這個惡化。

偏偏那個保姆立即辭職,令人心寒,KK已經請了新的保姆——要知道,和一個新保姆合作,開頭多麼不容易,何況KK從來不太懂得處理家務瑣事,我真的很擔心他。

他跟你說過他的的處境嗎?

我的信不要轉給KK

mm

 

mm

       郵件收到,立即給KK電話,看來情況是不太好了,小覃家裏的人今天也從廣州來了。明天去醫院看看小覃,還好的是KK有心理準備。

平壤

 

2010125

平壤:

穗平走了,在我們同輩親人的圍護中,平靜地走了。我們沒有讓她媽媽知道。

知道你和小鄒、海鷹都去看過KK了,沒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去了,KK很感動。他現在的心情看起來還平靜,但是我瞭解他,擔心他會崩潰......唉,英雄也有落淚的時候,只是這淚不能流給外人看,憋也得憋著,只有在你們面前,堅強的心才會變得柔軟,硬撐著的意志才能有稍稍的松緩——任何時候,想起你們,想起“平壤”這個名字,都是一種鼓舞,一種激勵,還有一份溫暖......平壤,我謝謝你,謝謝小鄒,天天看你的資訊,看你們的照片,已經成了每天必須的精神大餐。

       謝謝你們。

       我明天去深圳看KKQQ我也給他電話了,他明天安排一下就過來。

mm

 

 

2014年1月8日

       今天,也就是2014年,一晃三年多過去了。平壤把這篇博文轉給我,表示他已經看到了。我回复他——

平壤 :

       你是怎麼翻出來的?一年前發的了~~~~~

       春節土龍有活動嗎?叫上我們,最好正月初六以後~~~~~

       盼著跟你們團聚!

mm

 

2014年1月9日

mm:

       是朋友發給我的,我倆的對話滿有意思的,如要大範圍公開,請告知,有些我得修改。

得知前段你到吳南生叔叔家採訪,葵葵把合影給我了,吳小南和我常有聯繫(幾乎每天都有),你的“中南局往事”大作完稿了?等著拜讀。

       春節土龍前委肯定要團拜,少不了通知你。

       我參與“延安精神研究會”的籌備工作,廣州“延安精神研究會”巳批,定了10號小範圍開成立大會,待省的批復,廣東和廣州的合併,吳小峰(原廣州市委常委,其父是27年的黨員),關相生,曹淵和我等都是發起人,許多人聞風要參與,八一聯誼會的也想加入,合併大會會很熱鬧的,大夥都強烈要求恢復我黨的優良傳統,紅二代和官二代不是一回事,我們和國家、人民共命運,不是沒條件,成“土豪”的極少。北京極力支持,南自衛同志(北京十一聯誼會常務副會長)巳來廣州,將十一聯誼會在廣州白雲山的二百畝“將軍林”,變更成“延安精神林”,北京十一、“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和“廣東延安精神研究會”三家共有,“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已來函,省裏表示支持。中央撥了五千萬元給“井崗山精神研究會”和“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作為開辦費。近平的大姐,劉志丹、謝子長的女兒,馬文瑞的千金都是我會的顧問,他們還想讓北生進來,到時我還得去做工作。

       春節快了,屆時見吧!

平壤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