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相見只逢這一回(原創)  

2013-12-03 10:58:52|  分类: 師生情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相見只逢這一回(原創) - mm - mandy的博客
      1、

陳浩祥同學昨天走了。

知道消息的時候已經很晚,同學們跟我說,別想了,睡吧;可是我睡不著。這樣一位男同學,似乎跟我風馬牛不相及,但是卻真的不像文寧筆下那位跟她“相識五十年卻沒有交往的熟人,一個性格不同而永遠不能淡忘的老同學”。

不能忘記一點一滴……認識陳浩祥,是在1965年暑假。

2

那年廣州市航海俱樂部在各個中學成立航海多項訓練隊,獲得我們學校接納並且派出剛剛準備升上高中的男女隊教練一名。我和陳浩祥是怎麼被老師選中並派往中山大學碼頭隔壁的廣州市航海俱樂部培訓的?不得而知。

1965年暑假,令我倍感壓力。

第一次離家那麼久,第一次接觸陌生的專業運動隊全面的訓練和考核,整整一個月,我緊張,甚至常常害怕,我不習慣這樣高強度的體育訓練,我也不習慣大量的體育知識信息量填鴨式的灌輸……我很後悔,好多次想打退堂鼓。就在我無助的時候,陳浩祥像我唯一的親人一樣出現在我面前,他說,咱代表著廣東實驗學校,咱可不能給學校丟臉!

是啊,想到其他學校的同學得知我們是省實學生的時候,都向我們投來羨慕尊重的閃亮目光,當各間學校的代表集中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從我們身上看到的,是我們學校優良的學風和人文氣息……陳浩祥說得對,我們必須對得起這份光榮,絕不能給學校丟臉!我決心不再退縮,我要努力,我要使勁!

特別記得陳浩祥那永遠是笑意盈盈的眼神,每次看到他,他都似乎在問我:你又怎麼了嬌小姐……

他大概出生在很普通的勞動人民家庭,可能從未見過世界上還有像我這樣嬌氣任性卻又執拗勇敢的女孩子存在……

面對他有點不屑卻又非常關切的目光,我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漸漸地依賴上了他……

馬上就要考核了。晚上我們在宿舍裡溫書溫到下半夜都不敢睡,白天又在自己補課,精神和體力都很疲勞。一天下課後,我剛剛托起一支槳,跨過舢板的座位向岸邊走去,突然一陣大風吹來,巨大的槳面被風推向另一邊,我站不穩摔在舢板裡,我的踝骨被槳打傷,疼得我幾乎昏過去,從來沒有這麼疼過!於是我哭了起來,啊,是不是斷了呀?

陳浩祥正托著一副槳向倉庫走,看到我摔倒了馬上放下槳跑過來:怎麼了?哪傷了?

我流著淚,這麼多天的辛苦和委屈順著淚水嘩嘩嘩地傾瀉出來,把陳浩祥嚇壞了,他不顧一切抓起我的腿檢查:哦沒破,是腫了。

當他斷定骨頭沒斷後臉上的表情輕鬆了:你先在這呆一會……然後他托起了我的槳……

看著他高大結實的背影,我突然覺得自己憑什麼哭呀我!

……

雖然後來每逢風雨,我的踝骨都會很疼,但是幾十年後的今天已經什麼事也沒有了。

後來,我還有過一次意外,也是在舢板上,也是上岸的時候不知道怎麼被生鏽的鐵釘子劃破腳趾,陳浩祥大聲吼著:快!擠出點血來!

我不知所措,他繼續吼:快擠!

我哭喪著臉捧著腳丫擠出一點血來,他還說不夠。我很生氣說,你擠擠看,不疼呀?

他緩和下來說,你看嘛,這鐵釘生鏽那麼厲害,你會破傷風的!

我很感動,但是我不忍心再擠傷口了。

他無可奈何看著我嘆了口氣。

第二天他問我怎麼樣。

我說,什麼怎麼樣?

他說,哦你已經忘了,說明沒事了。

……

考核順利完成了,無論體能、技術和試卷,我和陳浩祥都成績優異,我們都拿到了光榮的教練證書。

3

19659月我們都升上九年級。每個禮拜天,我們分別率領省實航海多項隊男女隊的同學在珠江海面訓練,我們破浪劃船,我們當風揚帆,我們把舢板一直駛到幾十里外的黃埔軍校拉練,我們參加廣州市中學生划舢板的速度比賽和超越障礙物的駛帆比賽……省實男女隊都沒有獲得前三名,但這倒讓別校的同學認為:他們省實學生都是品學兼優的學習尖子,當然不像我們四肢發達啦……

站在高大的陳浩祥面前,看到越來越四肢發達的自己,我會偷笑。

陳浩祥長得老氣,不算好看,但是十六歲女孩的我,心裡已開始了胡思亂想。在革命年代,女孩天然的下意識的擇偶情結不由分說地取其最感動的一點而不顧其他了;陳浩祥堅定的目光堅韌的性格讓我想像著將來長大以後,我要嫁給像他一樣的勞動人民範兒的男人……

4

1966年春節過後,新學期開始了。由於學校的行政安排,我們九一班被拆散了,三十幾位同學被分到其他三個班。我來到九二班,跟陳浩祥在一個班。偏偏我們就在一個組,偏偏我還正好坐在他前面。

我的同位是趙芙,他的同位是伍顯原。我們四個人就坐在最後面靠牆又靠窗的那個既安靜又自由的角落……哦,不到十七歲的我們,算不算孩子?反正我們四個人成了好朋友,上課的時候我們會偷偷摸摸開小會……

我們和趙芙在紙上寫寫畫畫,然後放在課本上,再把課本豎起來,托著,放在我們倆中間的課桌上,後面兩位便會透過我們的肩膀去看,然後我們分別回頭,或者會心地笑,或者由他倆在紙上寫個回條放在桌上,讓我們一回頭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有時候,我們甚至發出簡單的語音,表達心情……就這樣,我們玩得十分開心,就連坐在隔壁那行最靠近我們的紫芝都感覺不到。

下課了,我們就把上課時猜不透的“啞謎”用語言解釋清楚,以便下堂課的時候接著玩……

班主任陳宏本老師真是“腍善好蝦“哦,即便我們常常會”被佢盵實“,但也不過是好心警告一下而已,那眼神分明在說——

你們四個啊,我早看到了哦,嗬嗬。

你們啊,適可而止了哦,嗨嗨。

你,陶xx,你還是團員呢哦,哼哼。

……

我們一點不怕他,從他臉上我們看出,他絕不會拿我們怎麼樣,於是我們變本加厲起來,越玩越開心,可喜可賀的是,我們並沒有因此而影響學習成績,我們的成績都是很好很好的。

想起了最窘的一件事。那是文革前夕一天下午第五節課,我們分組在走廊上學習毛選。那時候我們坐的椅子,背後是兩排木板靠背的那種兩位相連的椅子。快下課了,陳老師叫我們回課室,我心血來潮,一個人托起椅子,覺得很重,就順便架在頭上,椅子一滑,套到了我的脖子上,於是我戴著大大的“枷鎖“扭扭地走進課室……但是,當全體同學都安靜坐好等待陳老師講話的時候,大家隨著陳老師偷笑的眼神把目光集中射向窘成一團的我身上——哦怎麼搞的?那個”枷鎖“竟然怎麼都拿不下來了!

原來這東西向下滑容易,往上抬,既不夠力氣,又被耳朵鼻子卡住,疼得不行……陳浩祥上來幫我,把椅子往上抬,說,你蹲下去,蹲下去!

可是我一蹲下就疼得不行!

哎呀,鼻子鼻子!

哎呀,耳朵耳朵!

哎呀……

怎麼也拿不出來,趙芙還忍不住哈哈哈地笑起來,全班同學看著我們,幾乎都要笑翻了!而我的心卻在哭泣,我當時真是覺得無地自容啊!

伍顯原也來幫忙了,陳浩祥騰出一隻手,用力一壓我的肩膀,只覺得耳朵火辣辣地疼了一下,哦我終於跟那個可恨的椅子分離了!

謝謝你陳浩祥……

5

文革了,我沒見過陳浩祥。

下鄉了,我聽說他去了東莞。

回城了,我卻聽說他跟當地女孩結婚了。

後來呢,聽說他戶口還沒回來,但是人已經在城裡上班了。

……

那一回,是我們班法定見面的年齡尾數逢五逢十的一個紀念日,我見到了陳浩祥。我一下子想起了過去的很多很多事情……聽同學們說,他跟我們不一樣的是,比我們多生了一個孩子,我立刻聯想到,他是不是農村戶口?

我來到他面前,他呵呵呵地笑,在他臉上,我看不出他有沒有保留往日的記憶,看不出他還有沒有閒心回味往昔的美麗……我感覺到他被生活壓得變形的心上只剩下對我的一丁點美好的印象而已,所以我沒有提起從前,沒更有講述往昔……

6

哦,那是最後一次見面哦,最後一次!

儘管至今我還清楚記得陳浩祥皮膚上那特殊的花斑,記得同學們因此給他起了花名“肥巢“(巢的讀音與廣東話”皺皮“的“皺”相同,意思是笑他那麼胖居然還會皺皮),記得我們一起在航海多項隊的日子,還有那十幾歲少年時代共同度過的頑皮可笑的青春時光……但是,我更加想知道的是,他,還記不記得這一切?

我想問問他,我真希望他回答我:還都記得;但是已經沒有了這樣的機會!這次相聚,竟是最後一回!肥巢,你帶走了只屬於我和你的共同記憶!

昨天知道“肥巢”走了的消息,我大呼——

為什麼沒有同學通知我早點去看看他?

為什麼在他最後的日子甚至後來的四十七年裡,他一直沒有想起我,這個曾經尊敬過依賴過甚至喜歡過他的女同學?

哦,我們同學間的每一次相聚,都不容易,都要珍惜——

相見只逢這一回,真的會發生……

陳浩祥,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