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情濃無聲(原創)  

2013-02-05 07:17:13|  分类: 回憶父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七十年代末的一天。

秋天的下午,我睡了個美味的午覺,起來後就趴在床上看書。

媽媽躡手躡腳從走廊進來:

mm,你爸爸是不是有毛病啊?

我說,爸爸怎麼啦?

你自己去看看。

我的房間的另一個門緊連著爸爸的臥室,也是他的小客廳,客廳外面是個書房,也是他的會客室,我掀起門簾,看到爸爸跟他的老同學、龍川來到羅海清老師坐在會客室。

他們沒有喝茶,沒有說話,而且一點動靜也沒有,他們靜靜地坐著,臉上的表情很舒坦,好像正沉浸在一種懷想的思緒中。

按照現在的說法,他們的靈魂已經穿越到別的地方,這裡,僅僅坐著他們的身體……

當時我很驚訝,也許他們都感覺了我的窺探,但是他們巋然不動,繼續陶醉在深深緬懷的語境中……

我輕輕退了出來,對媽媽說,他們好著呢,您別擔心!

媽媽說,他們是怎麼回事?好半天了,一點聲音也沒有呢。

我說,媽媽放心,無聲勝有聲啊。

哦,媽媽似乎明白了,突然笑了起來,用手捂住嘴,做了個滑稽的表情,踢利趿拉地走了。

我繼續看書……看不下去,想著爸爸跟羅叔叔就這麼坐著,回味剛剛講過的往事,故人,故里……有什麼話語比默默地回味更加具有舊時的色味香?

2

記得有一回,我到某縣副縣長家做客,晚上就住在他們家。

這是個兩層的小樓,副縣長的父母住在樓下,晚上,大廳裡面只有二老,他們各自靠牆坐在一張大木椅上,電視開著,鬧鬧嚷嚷,他們倆一句話不說,看電視,直到節目結束,二老安靜地關機,關門,關燈,然後靜靜地進房休息。

住了幾天,發現他們看電視的時候不說話,吃飯的時候也不說話,其他時候,偶爾遇到他們,也聽不到他們說話。

我問副縣長,你爸爸媽媽不說話的?

副縣長說:說啊!

我說,我從來沒有聽過他們說話。

他說,說,早上說!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第二天早上,我特別注意二老有沒有說話。早飯後,我跟著他們看。當他們收拾好碗筷,拎著菜籃準備出門去的時候,我看到二老在門口,老頭說,買空心菜,老太太說,用蝦醬炒……

哦,原來買菜需要商量!他們不是啞巴。

3

話題再回到爸爸和羅叔叔那裡。

爸爸去世後,一料理完他的後事,我立即回到家鄉,這是爸爸的囑咐——要回家想看看。我住在羅叔叔家裡。白天,他慢慢地對我講述爸爸生前每個階段的往事。說起1959年爸爸患肝炎,回家養病。他說我爸爸不知聽誰說的牛只吃青草,因此牛糞有清肝解毒的作用,於是提議用報紙鋪在草地上接牛屎,當時羅叔叔陪爸爸一起接牛屎。羅叔叔說著說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他邊抹著笑出來的淚水邊說,你爸爸他說牛屎乾淨,因為它吃——青草!

我也跟著他笑起來。這是爸爸去世後我第一次笑得這麼開心。

半夜裡,我突然被驚醒,我聽到羅叔叔用家鄉話呼喊著爸爸小時候用的名字:鄭文生,鄭文生——接著是一陣夢中的哭聲……

白天羅叔叔他掩蓋了自己的傷心,可是在夢裡,他無法控制了……我靜靜地睜大眼睛看著天花,聽著羅叔叔悲傷的呼喚。

4

很多年過去了,我一點也不能忘記過去的一幕。

情濃無聲。

人,其實真不需要說太多的話!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