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焦妮的眼睛(原創)  

2013-03-07 14:26:56|  分类: 香港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焦妮搬家,就搬到我們的屋村了。搬家那天我沒去,既然不能幫忙就別添亂了。

第二天,我過去看了,這號稱一千八百餘尺的大屋還堆得慢滿登登的。焦妮見我來了,高興得很。她丈夫和女兒都上班去了,只有印傭薇拉在忙著她。她一邊跟我說話,手裡卻一直沒有停——

哎呀搬到這兒來可了了我的心願啦!這裡靠海又開陽,對我這眼睛的老毛病太有幫助啦!

焦妮是我x報館的老同事,幾年前因為眼疾不能繼續編輯工作,又沒有合適的工作,適逢女兒大學畢業工作了,於是焦妮就在家休養了。幾年了,焦妮的眼疾日益差勁。所以搬到我居住的屋村來,有很大程度也是照顧她的眼疾。

 

                2

印傭薇拉笑意盎然,美麗的大眼睛忽閃忽閃著。我想起焦妮對我說過,這個印傭什麼都好,人聽話勤快,學東西也快,在香港朋友不多,有時候禮拜天也不外出。但是唯一的缺點是眼力差,據說是小時候和小朋友玩的時候被什麼槍的沙彈打進眼球,家裡窮,孩子多,沒錢治病,從那時候起薇拉的視力就越來越差了。

焦妮說話的時候,拿眼睛看薇拉:還有你啊!住在這裡,眼睛也會漸漸好起來的。

薇拉感激得臉色發紅,高興得笑出聲來。

我看到她們那麼忙,也幫不上什麼,於是叮囑她們中午1點半過來吃午飯,我也回家了。

 

               3

打那以後,我常常去焦妮家聊天,做好吃的。我發現,薇拉在做家務的時候喜歡抬頭遠眺海景,還特別喜歡到南面的陽台上幹伺弄花草晾曬衣物。我還笑說,啊,我看薇拉很有心保養呢。

焦妮也笑。

我說焦妮焦妮,我怎麼從來就沒見過你望海呢?

焦妮說,住在海邊,不愁沒得望啦,你就放心吧!

我說,不行,焦妮,你每天必須強迫自己望海半小時!

焦妮大笑,哈哈哈好個mm,你逼我呀!

我說是的是的,逼你了!

好啦好啦,我明天就開始,每天半小時,行了吧?管家婆!

……

這是5年前的事情了,自從金融海嘯發生,為了節省開支,我們家搬到市區的一個小單位。好久沒見焦妮了。

 

                4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今天我又回到這個大型屋村。我上樓見焦妮。我站在她面前,焦妮竟然看不見我了!

我的眼淚流下來。

薇拉遞過紙巾,低頭不語。

我說,薇拉,焦妮的眼睛怎麼會這樣?

薇拉眼圈發紅,看著我,沒說話。我突然發現,薇拉的眼睛閃閃發光,透徹明亮——薇拉,你的眼睛?

薇拉捂起臉,哭著跑進工人房。

 

5

       不用說,我一切都明白了。

幾年前她們剛剛搬過來的時候,薇拉立即開始了“海聊“,而焦妮呢,大概至今仍未開始。

從她們兩人的地位來講,焦妮什麼都有,什麼都可以有;而薇拉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可能有,她唯有運用自己小小的能力——看海。而重要的是,她馬上去做了,而擁有一切主動權的焦妮,她擁有太多,沒有珍惜,所以她失去。

 

            後記

我想到,我們每天可以做很多事情,要分清輕重緩急,知道哪一樣需要馬上做,哪一樣可以稍微拖後一部才做。

該做的,馬上做。

 

   

 

         

 

  评论这张
 
阅读(2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