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大院的孩子(原創)  

2013-10-14 23:57:56|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朋友跟我說起黎服兵,我說那是當年我們大院裡的孩子。說完,自己先愣了半晌,是啊,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說呢。

其實啊,那真的是個大院。我是1962年搬進去的,那是廣州大沙頭沿江路大馬路十七號之一,是個花磚牆圍起來的大院子。院子裡種滿各類花木,中間是個圓形的假山花圃。

這裡有四棟大樓,每棟三層高,一梯兩戶,共有二十四戶人家。每戶住著大約一百二十平方米。據說這是當年陶鑄批準為文藝界的專家和歸國華僑建的高知樓。我們的大樓裡面住著劇作家李門,作家于逢、韋丘、沈仁康,還有粵劇界名人盧啟光。

在另外三座大樓裡,住著粵劇界名人譚佩儀、林小群、劉美卿、陳小茶、文卓帆、羅思,還有著名攝影家蔡俊三,以及一些歸國華僑和香港同胞……

服兵的父親就是韋丘。

在我們那棟樓裡的十幾二十個孩子鬧哄哄的世界裡,我覺得很快活。

小時候,我還住過一個大院,那就是北京東總部胡同22號大院。在五十年代初期大約有三年,我們一家就住在那裡。當年,那是中國作家協會辦公的地方,三卷大院後面東北方向有個院落,走下六七級紫藤掩映的石階,便來到那個院子了,院子裡面住著丁玲、艾青,張天翼,還有一些叔叔伯伯和阿姨,我叫不上他們的名字。

在那裡,我除了跟艾青叔叔的兒子端午一起玩,便沒有其他孩子了。

缺少孩子的大院,便沒有了大院的意義。

後來,我終於來到一個充滿了孩子的大院,那是1963年底,我住進了廣州梅花村。

那真的算一個很棒的大院。那裡有很多很多的孩子。因為父母上班的辦公樓遍布在從農林下路到福音路的好幾個地方,機關宿舍也遍及這個區域,因此,大院的含義便更加廣泛,大凡是這個機關的孩子,便屬於一個大院。

原本,我並不以為自己是大院的孩子;現在我知道了我是。今天,當幾百個老孩子臭味相投,歡聚一堂,惺惺相惜……你說,多有趣。

哦,以大院的名義……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