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又換季了(原創)  

2014-04-13 21:00:05|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年的春夏之交、秋冬之交,我就會花點時間把冷熱交替的衣物整理一次。看著這些衣物,眼前竟出現逝去歲月的故事。

——這條,是我準備到香港去的那年,外子從香港給我買的連衣裙,有點斜紋的棉布料,白底黃花,上面星星點點橙色褐色的花瓣,很雅緻,剪裁獨特,腰部是寬鬆的,只靠上身兩側兩條長三角形的前擺系在腰間,看似隨意,卻令搖身婀娜,豐滿中顯露曲線……當年我都穿得不好意思了。那時候,外子渴望我們前去定居,前去發展,他說,香港是值得我們奮鬥的地方……

——這件,是1988年夏天我剛到香港,在大排檔買的睡衣,很便宜,天熱,學校放暑假,我在家陪著兒子,等待開學。那是那時候外子每月只有四千元,供樓差不多花去三千元,那少少的生活費,我們只能吃雞蛋和公仔麵,買菜也很節省。

面對這樣拮据的生活我沒辦法,就跑到附近的中國染廠和一些工廠找活干,聽說可以回家做電子產品,但是沒有談成,我看到荃景圍的“超仔麵包店”請人,我去應聘,工作時間從早上到下午四點,中間我可以回家煮飯,我答應了,回家跟外子商量。外子看著我說,每個鐘頭才五塊錢,一天只有三十塊你也幹?

那時候我很悲觀。

外子說:

孩子還小,別幹了,一開學,兒子上小學,你就可以上班了……我們會好起來的!

哈哈,現在想起來也真是啊,才五塊錢一個鐘頭我竟然會那麼心動哦……

——這件是我在《大公報》當編輯的時候穿的,長長的大大的傻傻的。那時候報館的人都穿得隨隨便便的。我們副刊是中午上班直到晚上。記得有一天晚上下班回家,外子見到我很驚訝:你就穿這樣的衣服上班?

是呀。外子在香港上班,除了銀行,就是做貿易,要見客,當然要穿西裝,可是在報館確實是不必要嘛。

我看看自己這一身,長長大大灰綠色的外衣下面是長長大大灰色的裙子,我也笑了,說:人人都這樣。

外子一直望著我的背影直到我回過頭來,還看到他那不解的眼神。

其實啊,香港真有那麼一群穿得灰不溜秋的人,就在報館和電視台……

——這件,藍色的外套,是外子出差去英國,跟朋友三個人在賭場玩十三點,贏了八千英鎊,分了錢給我買的,很細緻的毛料,很高貴,還有一塊大大的四方羊毛圍巾……哈哈他還挺有賭運呢!所以他也買了部相機獎勵自己。

——啊,這件是在荃灣的南豐中心買的皮大衣,兩千三百元買的,穿起來很威風,很有氣質,那時候,我已經在廣告公司當總經理了。

——這幾套,也是在廣告公司時候穿的制服,夏天的料子套裙和冬天的絨布套裙。想當初穿著這套衣服,配上絲襪高跟鞋,每天早上必定的化妝……那是個很長的經歷,很多的故事很難忘,生意越做越大,公司內部的政治和傾軋不斷,公司上市了,被人整蠱了,被聯交所審查了,我和外子的戶口被仔細盤查了,我們要不停地報告報告……隨時準備面對香港政府的起訴……後來,是什麼原因?是一場人為的風暴,還是一場奇特的颱風吹爛了稅務局幾百塊玻璃?我們從此脫離了審查……

我歡呼,哦,風暴。

——哦,誰也想不到,1997年金融風暴來了!一連幾年,按揭利率飛漲,每月兩萬七千元的供款令我們窒息,哪有錢添置新衣?這件厚厚的黃黑色的羽絨服是我終於接到一單生意,準備去哈爾濱的時候,外子在廣州中山四路與德政路交界的那件服裝店買的,六百元!接著我穿著它到東北區,我帶去了我自己親自做的計劃書。急於求成的我,被“客戶”騙了,“客戶”要我先送禮,當我在商場簽賬把禮品交給“客戶”以後回酒店等消息,他們便再也不露面了。我不能報警,不能聲張,在人家的地盤,我必須悄悄離開……

現在,這件外套已經換到外子身上,冰雪之旅,他穿的,就是這件。

——後來,公司無法經營了,我重新回到傳媒集團上班,在《明報月刊》的日子又穿回了當年在《大公報》時期的舊衣服,那時候兒子讀書,供樓只能供息不供本,甚至兒子的高中書本費也是向政府申請援助了。說起那時候穿過什麼有代表性的衣服,想不起來了。

——這件藍色的絨外套還有幾件衣服,是到了台灣名媛江素惠小姐的公司工作的時候添置的,還不是買的,是在廣州大沙頭的布藝市場買料現做的。嗬,最漂亮的是在銅鑼灣的日本商店買的藍色外套,真的很棒,可是因為我胖了,已經多年不穿了。

——這件?是在陪外子見上市公司太陽神老闆穿的,老懷還說我穿得漂亮!就在尖沙咀香格里拉酒店大堂,那個大大的空間裡面,光線正好把每個人最完美的神態呈現。那一次,老懷請外子再次出山幫他一把……外子答應了。那年,老懷把在全國擁有的大約三億元的物業管理權交到外子手上……

——這件?是因為要陪著外子去見他的老朋友上市公司主席李兆峰買的,黑色外套,端莊合體,哦,好久沒穿了。那是李兆峰高薪挖角,請外子幫他收拾集團公司在山東市場的殘局,重拾江山……那一次,外子決定離開重用自己的上市公司太陽神公司,到另一間上市公司去幫助老朋友李兆峰。他對我說:我對不起老懷……

在山東,冒著鵝毛大雪和被暗算的危險,在與黑白兩道、高官商賈的交涉斡旋中,外子坐穩一把手交椅並且為朋友重新奪回經營陶瓷生產的權益,達到兩億——從濟南到萊蕪,從沂蒙山到日照,從臨沂到五蓮,從泰安到威海青島……

就像過去沒想到哦,一場幾十年從父輩開始的情誼淡薄在一出風雪交加的生意場上,斷送在一場勞工法庭的索賠官司裡……

——這件是在廣告公司當總經理的時候穿的西裝套裙,薄薄的藍絨,高雅素淡,襯托出職場白領的高貴和女人味……哦,好長時間已經不記得自己的性別了,在生意場上,每個人都是一頭衝鋒陷陣的驢子,錢蒙蔽著雙眼,在法律和制度的磨盤路上,向前向前,團團轉……

——這件,很記得。那是金融風暴以後好久不買衣服了,兒子上高中的時候,供樓供不下去了,跟銀行請求供利息不供本金,那飲鴆止渴般的痛,鑽心!那時候,就連兒子讀書的書本費也申請的政府資助……是的,好久沒買衣服了。那一天,跟外子在荃灣的千色店逛街,我隨便試試衣服,他說這件仿毛皮帶外套很漂亮,要我穿上試試看,我還沒說喜歡,也沒說要買,他已經決定買下了。啊?1500元啊!

後來,這件外套基本沒有機會穿;我想了很久都不明白,他為什麼給我買?後來我終於明白了,哦明白了,他是男人啊。

……

時間在我的衣櫃前,依舊半年、半年地過去;現在,每當換季的時候,我很隨便地把收起來的衣服胡亂塞進大膠袋,然後封口扔上櫃頂,一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不大注重外貌,二來,說不定下一次換季的時候,我已經不需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