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參加農忙的城市小姑娘(原創)  

2014-04-30 10:57:40|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們上中學的時候,每年夏秋兩季學校就會組織我們到離廣州最近的增城縣參加農忙勞動。一個禮拜,我們住在農舍裡,農舍的地上鋪滿了禾稈草,上面是我們自己帶去的草蓆。我喜歡那大大的一直連著四壁的通舖,我和同學們住在一起,我們快樂得嘰嘰喳喳地笑啊叫啊,在沒有電燈的夜晚,同學們偏偏喜歡一個接一個地講鬼故事,我們毛骨悚然,半夜上廁所要呼朋喚友成群結隊,然後還要驚嚇怪叫,嗚哇鬼叫嘻哈大笑,弄得睡意全無……

我一直記得那些鬼故事,還著實驚嚇了好多年,其中一個是東台講的,說一個人睡覺的時候把手伸出了床沿,床底下就有鬼扯她的手……所以我睡覺絕不會把手伸出床外,如果不小心伸出去了,也會很快缩回來,因為我至今還是很害怕床底下有鬼扯我的手。哈哈哈!不准笑我!

 

我們勞動主要是割禾,那是農忙時節最苦最累的活,我們女生把割好的禾一捆捆整整齊齊排列在身後……有時候看著前面還有大片的稻穀沒割,為了增加興趣,我們包圍著割,眼看就要會合了,我們開心極了。

夏天,我們站在水里割禾,蜞乸(也叫螞蟥或者水蛭)會悄悄緊貼在我們的小腿或腳背上,用頭上的吸盤偷偷地吸血,一點感覺都沒有,直到它吸夠了,我們的皮膚才有點發癢,當我們揪它的時候,它的吸盤還緊緊地吸扯著皮膚,揪也揪不下來,農民教我們,把口水吐在手上,再去揪,就揪下來了,但是,看著傷口止不住地流血,我們氣憤難平,那年頭,營養不夠,這點血太寶貴,我們恨死了蜞乸……記得花名叫做“田雞”的女同學,她發現腳上有個黑乎乎的蜞乸,嚇得魂飛魄散,高高地抬起腿跌跌撞撞地往田基上跑,邊跑邊哭叫救命啊,同學們說:用口水!用口水!她回頭向著自己的腳呸呸呸地吐口水,但沒有一口吐到蜞乸上……她那誇張而滑稽的動作成了我們回校以後最快樂的談資……

 

農民擔水到地頭來給我們喝。我低頭舀水,無意中看到木桶水面上映出自己的倒影,陽光在後面,光滑的臉龐好健康啊,真好看!從來沒發現自己這麼好看哦!

以後每次喝水,我都會端詳自己的倒影,小小的眼睛變大了,臉上的青春痘全都看不見了,角度完美極了……啊,真好看!在家爸爸不喜歡我照鏡子,其實我也不喜歡照,長得不好看有什麼好照的!但是,水桶裡面的我,真是好看!我真喜歡那個木桶……

 

同學們被分派到貧下中農家裡吃飯。我那一家的男主人叫做陳新田,四十來歲,我與他們一家人同吃同勞動。每天和他們家人下田勞動,回家吃的是蕃薯飯,唯一用來送飯的欖角都發了霉,為了表現自己革命的情操,我眉頭也不皺就吞下去了,其實那欖角的味道我一點也不習慣……陳大叔很喜歡我這“學生妹”,把我贊得天上有地上無,回到學校還受到團支部的表揚,但是每當我想起那碟發霉的欖角,就想吐……

 

1965年秋天,是我參加的最後一次農忙,第二年夏收時節“文革”來了,我便再也沒有參加過農忙了。最後一次農忙,印像很深,那時候我已經長大,力氣也比以前大了,田裡的勞動讓我愉快,但是邊勞動邊豎起耳朵聽同學講鬼故事,一個不留神,右手抓著的鐮刀衝著緊握稻穗的左手小指割去!力氣挺猛,我疼得扔下稻穗,眼見小指外側的一塊三厘米的肉被削走,白色的骨頭清晰可見,很快,鮮血漫了上來,湧了上來……

那天下午,我們收隊回城了,整個回城的路上,我沉浸在疼痛和歡樂中——快五十年了,那到傷疤至今還那麼清晰,那麼軟弱……

 

農忙,一個獨特的詞彙,它容納了少女時代我親歷的那些美妙時光。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