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我的金惠姐姐(原創)  

2014-05-18 16:42:53|  分类: 友人寫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三歲的時候就上了北京六一幼兒園。那時候幼兒園還沒搬到青龍橋,就在鼓樓附近的一座大廟裡,禮拜六回家就跟著媽媽住在中南海中宣部的宿舍裡。

三歲半的時候,媽媽的肚子越來越大,我喜歡趴在上面,學小蟲爬爬……我剛滿四歲,媽媽又給我們家添了小弟弟荃兒。那時候大弟弟葵兒才一歲半。

偏偏就在小弟弟出生的那個月,才五十來歲的大姥娘去世了!大姥娘的妹妹二姥娘從天津來京幫忙照看一歲多的大弟弟,小弟弟不夠年齡入托兒所,送給中南海裡的保姆帶,那個保姆為了拍拖,就把小弟弟用被子圈起來塞在小床裡,弟弟的脖子被卡得不能動彈,哇哇哭叫……幾個月後,小弟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連脖子都歪了。一天小弟弟被抱回家,哭聲震天!我看到二姥娘身邊多了個姐姐,她就是金惠姐姐。

十九歲的金惠姐姐,從河北農村的老家出來,在北京城裡當保姆,後來就在中南海工作了。因為二姥娘喜歡她,她也喜歡我弟弟,後來就到我們家來照顧小弟弟,小弟弟就是在她和姥姥的精心調理下,身體很快恢復過來。

我喜歡金惠姐姐,因為在她面前,我可以從早說到晚,她只聽,只笑,只是疼愛地看著我——是的,今天回憶起金惠姐姐,沒有一刻她不在笑的……金惠姐姐的到來,讓我多了一個大朋友,特別是像她這種“有我講沒她講”的朋友最是讓我喜歡。

我的金惠姐姐(原創) - mm - mandy的博客

這張照片,記錄了小弟弟五個多月的那個秋天,爸爸媽媽帶著我們仨還有金惠姐姐一起到中山公園去玩,爸爸打算給金惠姐姐和弟弟拍張合照,給金惠姐姐寄到老家去,但是愛照相的我很容易就說服了老爸,然後也擠了進去,成了我們三個人的合照了……

爸爸在一瞬間拍下的照片,我成了主角。四歲半的我已經訓練有素了,不僅懂得望著鏡頭,而且懂得咧出一點笑意來;小弟弟呢,永遠都在羨慕姐姐手裡的東西,他相信姐姐手裡抓著的每樣東西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玩的東西;金惠姐姐想什麼呢?看什麼呢……

一年多以後,我們家已經搬到趙堂子胡同八號了。一天,姥姥傷心地說金惠姐姐準備離開北京了,她不停嘆息著說:唉可憐的閨女哦。

這時我才知道,金惠姐姐一直都在生病,是一種女人才有的病,所以她的臉總是蒼白而且浮腫的。就在那一年,北京各大機關抽調人員支疆,金惠姐姐已經決定到新疆去,是跟著在機關當保衛的同鄉男友一起去……

走之前,金惠姐姐在姥姥的房間裡哭得很傷心,上氣不接下氣……我從未見過金惠姐姐哭,我很害怕。

金惠姐姐走的時候,姥姥抹著眼淚送到大門外,一直在說:去了就來信啊!

去了就來信!

我耳邊一直響著這個聲音。

可是,一年,兩年,三年……過去了,直到一九六二年我們離開北京,七年過去了,我們都沒有收到金惠姐姐的來信……

終於有一天,姥姥說:

九成,怕是不在了……

唉,那地方,那身體……

唉,可憐的閨女……

 

再次細看這張照片

十九歲的金惠姐姐怎麼顯得這麼蒼老?

十九歲的金惠姐姐究竟有多高?當年小小的我的確無法確定,但是看照片中,僅僅四歲半的我,挺直了身子,而姐姐則佝僂著身子抱著弟弟——啊?當年“高大”的姐姐,她的身材竟會那麼矮小?

從姥姥的嘆氣與唉聲中,我似乎記得金惠姐姐“走了”的時候大約就是二十歲多一點……

哦,金惠姐姐!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