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最早的那些記憶-22號大院(原創)  

2014-06-10 21:03:24|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幾年,我回到北京,專程來到五十年代初期我住過的地方——東總布胡同22號作協機關大院。我看著門前的地磚,看著大門紅漆斑駁的門檻,是的,那上面有我很小的時候跨來跨去的頑皮的足印……多想進去看看啊,看看前院,後院,那幢二層樓的小房子,看看裡面伴隨我一段最純真歡樂童年的花草樹木——那時候的文藝界,還沒有階級鬥爭的硝煙……可是門口一塊國家保護單位的牌子把我擋在門外。

於是我拍下門口的照片,然後小賊一樣在大門的門縫往裡張望,哦,假山還在,別的,什麼也看不見了。

最早的那些記憶-22號大院(原創) - mm - mandy的博客 

今天看到這張照片,很高興。這裡面有我疼愛我的張天翼伯伯。

我出生的時候,應該是住在舅爺陶孟和的在東四的宅邸,後來為了上班方便,爸爸在南小街方巾巷裡面的象鼻子後坑租了間小房子,我記得那個房子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我不記得那裡有姥姥媽媽和弟弟,只記得留聲機裡面嘹亮的“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開紅花呀,中國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國兵呀,全世界人民拍手笑帝國主義害了怕呀……”,頑皮高興地跟著拍手笑,傻乎乎地只會一句“嘿啦啦啦啦” ……一年以後我們搬進了22號大院,大概是在1953年離開這裡搬到了什邡院。

那時候張天翼伯伯還沒有結婚。後來聽說他結婚了,我好跟著爸爸媽媽去看他,大概是1960年吧,在那個小院裡見到了沈成寛阿姨(後排左二),還有他們的女兒小張章(前排左二)。

1961年,我還跟媽媽去了一次作協大院,是看望嚴文井叔叔的愛人李淑華阿姨,她生病了。記得當時李阿姨和媽媽都很激動,李阿姨一直向媽媽道歉,說1959年全國反擊右傾翻案風的時候她參加了對媽媽的批鬥,對不起,媽媽說,都過去了,一點不怪你……出來的時候媽媽還說李阿姨不需要說這樣的話啊,那時候大家都得持這樣的態度,不然就會說你同情犯錯誤的人……

中期我們曾住在東總布胡同的作協機關大院裏。

當時,艾青和陳企霞住在那間深深的大大的會議室樓上,而我們家和張天翼、沙汀、嚴文井、周立波等住在東北角那個小小院落裡。照片中的五級台階,就是小院的入口處,上面有個藤蘿架,上面常常開滿紫色的小花,院子裡鳥語花香,還有各式各樣高大的喬木,上面傳來啄木鳥“多,多,多”清脆的敲木聲,是我童年快樂的樂曲。

       住在北京的艾蕪叔叔和大院裡的沙汀叔叔還跟爸爸一起合影,奇怪的是這張照片竟然逃過文革保存至今……後來,我們家搬到趙堂子胡同以後,金近叔叔他們還到我們家嚐廣東菜……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