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知青生活小景(原創)  

2014-06-11 12:23:58|  分类: 紅塵歲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甩乾頭髪

那時候我們女知青洗頭用洗頭粉,男生就用肥皂最多香皂抹抹就完了。某女知青回廣州探親回農場,帶回一罐上海出品的海鷗牌洗頭膏,大家都來分享,但是每個女生只能分享一次,再分享,就被瓜分了,哈哈!

無論洗頭洗澡,都得自己煲水,當然不是嘩啦嘩啦自來水,砰地一聲煤氣灶。我們得去井台挑水,倒進常年露天的大鐵鍋裡,鐵鍋下面有個灶台。先把橡膠枯枝填好,用火柴把乾膠絲點著,再引著細小的柴枝,塞進灶裡,不一會就呼啦啦地燒開一鍋水了,常常地,水還沒開,便已經被大家舀光了,有個規定,凡是舀了水的同學必須添上一些水,以便其他放工晚了的同學洗澡。

為了快乾,而且節省毛巾,我們洗完頭就會仰起頭,迅速彎腰,同時把頭髪向地上甩,每一次地上都有很多水,甩十次八次,頭也暈了,頭髮便叫做半乾了,提著一桶洗好的衣服回宿舍,晾好衣服的時候,頭髮已經不必管它了。

 

睡在窗下

剛到農場那年,我們四個女知青住一間大約十三平方米的宿舍。我們四張一米寬的床頭尾相接地圍著四壁,我的床正好擺在窗口下面。

開頭還有點害怕,後來勞動太累了,倒下就睡著了,也不知道害怕什麼了,倒是有天半夜不知道怎麼醒了,驀然見到窗外一個男人的身影,我趕緊翻身,響動嚇跑了他,我沒有叫醒她們仨,繼續睡了起來。後來再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如果被階級覺悟高的人遇到,肯定不會放過他。

對我來說,最可怕的事是被老鼠咬。那天晚上臨睡前不記得誰弄來了好吃的木薯粉糍粑,花生芝麻白糖餡,香極了,哈哈太幸福了。吃完,不記得有沒有刷牙洗臉,是不是懶得到遠處井台打水了,舔舔蹭蹭就算了?不記得了,反正手指頭上大概還沾著味道吧?

半夜,我的手貼著牆邊的蚊帳睡著了,突然手指強烈地刺痛,我驚醒了,手一抽,一隻碩大的老鼠貼著牆邊向牆角咕嚕咕嚕跑掉了,我驚叫老鼠咬!

大夥都醒了,點起了火水(煤油)燈查看,我看看手指,紅了一塊,還好,沒有咬破……

從那以後,睡覺前一定把手洗乾淨,而且不敢把手貼著蚊帳睡了,床才一米寬,我學會了原地翻身,翻身的時候讓自己彈起一點來,在空中的瞬間把身子翻一下……哈哈,求生哦,本能。

 

老火湯

我們知青都是廣州人,都喜歡喝廣東老火湯。可是在農場既沒有豬骨豬踭豬腱,也沒有白瓜毛瓜胡蘿蔔……好多年,沒得喝。

那是下鄉第九個年頭了吧?是誰叫我們去喝湯,嗬,真鮮美的湯,乳白色的湯底露出一塊塊青色的木瓜。一看到木瓜,哈哈就知道這是養豬的同學幹的好事,因為只有養豬的人才有權“篤”木瓜。沒有肉,就從伙房求來兩條鹹魚,稍稍煎一下加水,變成了乳白色的湯底,加姜加青木瓜哈哈色香味俱全,這簡直我這輩子喝過得最鮮美的湯!誰發明的?太聰明了!

後來回城了,一次偶然機會我也弄了一回,但是不怎麼好喝,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是鹹魚不好還是木瓜不好,我想不明白……

 

附:《家玲小妹

(這裡有很多廣東話的發音,因為主人公都是講的廣東話)

在小苗班的時候,家玲和我最要好。我們倆整天“雞啄不斷”——但是她堅持不講普通話,我堅持不講廣東話,雞同鴨講,卻無比和諧。

後來她被調到豬欄成了我們隊的豬司令。一天我休息,我到豬欄找家玲玩。她手指纏著紗布坐在小凳上切豬菜,她的手上傷痕累累,她已經不止一次被切傷了,好令人心疼哦。

近視那麼深多危險你幹嘛不戴眼鏡?

吔,一係俾豬潲啲水汽蒸到蒙查查,一係唔小心跌落豬屎度,好麻煩架!

我蹲在她旁邊看著她,她用左手抓起一把菜,切好以後都撥到右邊的地上,等到切好一大堆就撿到大籮筐裡面,拌上糠碎和什麼發酵飼料的東東……她很機械地幹著,我越看越犯困,突然聞到一陣香味,我站起來到處張望。

在裝滿糠末的麻包袋旁邊,我發現了一盤花生麩,嗯香!麗生叔在一旁笑呵呵地看著我,目光慈愛又寬厚,我肆無忌憚起來,捏起一點花生麩往嘴裡放……

冇喇~家玲在背後大呼小叫起來。

我試試嘛!

冇喇~聲色俱厲哦。

我不理她,吃了一口。好香!

好污濁架~我唔中意你咁樣啵!下次唔俾你黎喇!

我就嚐嚐嘛,我又不會吃光你的!

唔係!係好失禮嗻又污濁!

我悶悶不樂。“老死”一場,嚐嚐花生麩都不行。我悻悻地走出豬圈,心裡不忿,扭動身體腳下發出砰砰砰重重的聲響……不過,牙縫裡舌尖上,那植物蛋白濃濃的味道那麼香那麼香。

後來,腦子裡偶爾冒出四個字——同豬爭食,我自己也會笑起來。

說起同豬爭食,其實還真有其事。

一次,家玲跟我們說她準備給豬改善一下生活。她跑到廖老師家跟她學做客家米酒,廖老師還送給她一塊酒釀。家玲忙里忙外張羅半晌,終於捧著一盤米飯回來了,她按照廖老師的指點口中念念有詞地先把飯晾涼然後把酒釀掰碎和飯一起拌好放進一個瓦罐裡,然後用棉被嚴嚴實實地裹起來。

過了兩天,我們聞到一陣撲鼻的酒香——啊,一個不小心,她竟然成功了!

“香啦!”

“好香啊!”

“香極了!”

一天比一天香哦……

女知青被酒香吸引,都過來看,家玲隆重地打開。每個人都抿到一小口。齒頰留香哦——“再嘗一點點,一點點”大夥都捨不得走。

家玲抱緊罐子擰過身去:唔得!俾你哋班餓鬼liam徙,我啲豬食咩喔!

唓,嘗下味啫嘛駛唔駛咁孤寒喔!

……

家玲最終拗不過集體攻勢,還是打開罐子給我們liam,我們你一點我一點,不知不覺就把一罐子香噴噴的米酒liam光了。

家玲把空罐子反過來:哈哈哈哈!早知你哋係咁架喇!哈哈哈哈,一D都冇剩低!

大家抹抹嘴滿足地哼哼著一哄而散;家玲的笑聲還快樂地響個不停。

早知你哋班餓鬼架喇……”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