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省實美女雙S(原創)  

2014-06-13 16:15:02|  分类: 師生情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女,什麼定義?

要我回答,那就是三大要素,第一健康,第二骨架子生得好,第三心地善良單純,第四才是世俗的所謂五官皮相。

健康的女人必定自信開朗,骨架子生得好的女人自然骨肉勻稱線條流暢玲瓏浮凸,而且漂亮一生,而心地純善的女人才能攪動人心底層的軟質,所謂深入人心感人至深也,至於皮相那些經不起時間空間檢驗的短命東西,不值得浪費筆墨心機。

我心中的省實美女有好多名,今天我想說的,是雙S

她跟我不在同一個年級,發現她,是課間操的時候,不到十六歲的年紀,還是清一色紅領巾在胸前飄飄的年代,我突然發現了她,她與眾不同,她身上少了一點色彩,哦她沒有戴紅領巾!同時我發現,她的身上還多了幾分色彩,一種女孩子才有的絢麗光彩!

黝黑發亮的膚色健康誘人,骨肉勻稱的身架賞心悅目,純真快樂的表情親切動人,打著鉤兒的笑聲沁人心脾……從那一天起,我用我女孩子的眼光確認,雙S 就是我心中的美女。

那是一個夏天第八節課過後,放學了,我還在學校裡面,突然雙S興高采烈來到我身邊,她咕咕咕地說,咯咯咯地笑……我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檀香皂的馥郁清香。她說,我剛剛回家沖完涼。她往南面一指:哪,我家就住那邊。得知她家比鄰校區,我羨慕得要命,瘋了一天的我,身上早就汗餿餿的,連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那天,夕陽中,她不僅香噴噴的,而且剛剛洗過的臉透發著光亮,短衣短褲露出健美的四肢,好完美的體態和美麗的臉龐哦——在那信奉德智體理念的年代,十幾歲的我第一次本能地驚艷了。

令我驚奇的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居然是學校運動隊的運動員,她尤其擅長跳遠;而我是學校短跑,跳高,跳遠,跨欄和鉛球五項全能運動員,於是我們常常在沙池見面。你先,“不,你先”就是我們的全部交流。而她向著沙池奔跑時一頭小鹿一樣的健美身姿留在我心裡,小鹿,是一頭褐色底紋上散佈著點點梅花的可愛的小鹿,哈哈多少年了,小鹿這個比喻,依然恰當。

後來,我下鄉了。

後來,我回城了。

後來,我結婚了。

S到哪兒去了?我不知道,那時候全校同學的下場無非落農村,落農場,當工人三樣……

後來,我又見到她了,那已經是驚艷過後的第二十四年。那時因為外子的原因。外子被香港公司派駐廣州工作,於是請雙S同學為公司做財務。那時候我們便有機會常常見面。她帶了女兒來我家玩。我知道,她已經離婚了。

問:外?

答:合不來。

哦——等於沒回答。

兩年後,外子調離該公司,後來雙S也辭工了。一天外子帶著雙S到我們家玩,我母親很喜歡雙S,說這孩子喜氣,也大氣……幾天后,母親就把雙S介紹到作家協會工作。雙S在一個專業部門做財務,後來還做了秘書。那時候我也在作協主辦的文學雜誌工作,於是跟雙S的聯繫便密切起來。

我發現,喜歡雙S的人很多,因為她的個性和品格,也因為她天生的熱心,但我更相信男人們喜歡她,是因為她的美麗,而她卻偏偏忘了自己的美麗,忘了美女就得有很多很多忌諱,尤其在我們這酸文人扎堆的地方……

我看到一些有老婆的酸文人酸酸地喜歡她,我笑她,也“提醒”她,她呵呵呵地笑:不會啦,不怕啦,沒事啦,哈哈哈mm你過慮啦……

於是我也哈哈笑,你懂得脫身,姐姐俺就放心啦!

後來我到香港了。

後來她又轉到外經委屬下的廣告公司工作,因為我在香港也鑽進廣告的謀生管道,於是回來找她,談業務上的事情。那回我發現,當上了辦公室主任的雙S做事一板一眼按部就班慢悠悠羅嗦嗦,跟香港辦事的速度大相徑庭,我很是失望,還跟她發了一通牢騷。

……

轉眼間又是十八年過去了。幾天前參加學校活動的時候又見到她——哦,一樣的開朗,一樣的單純,一樣的關切,還仍舊地年輕。

飯桌上,班裡有兩位很厲害的同學都來了,他們一位是學高識廣的留美博士教授,一位是美國德高望重的神醫,二位曾經有過關於信仰與學術問題的劃時代的辯爭,那天,二位不幸成為鄰座,眼看一場純學術的善意辯爭火花將起,我興趣盎然,張開久久不動的大腦和眼睛,想好開開眼界,並且敦促大腦再次發育……誰知,那個那個雙S卻不時插話,熱心斡旋,盡力地模糊雙方觀點,淡化雙方談鋒,還很幼稚地捏合雙方由衷的原始意圖……弄得原本振振有詞的雙方思路斷續,言不由己。我坐在旁邊還很不甘心地搧了幾把風,想趁機聽聽兩位高人的宏論呢——這種讓我長見識的機會不多哦;結果被善良的雙S噗哧噗哧地洩氣,直到學術性論爭敵意的對峙氣氛全然消散,雙方哼哼哈哈泛泛而談草草收兵了……雙S松了一口氣。哦,善良的雙S,你是他們倆誰呀?你就這麼心疼他倆會“打”起來嗎?

回家路上,坐在外子車上,雙S大聲說:

——mm呀,現在你家離我這麼近,隨時call我,我煲湯給你喝,long也是一樣,你回來了想吃什麼,說一聲就來,或者走進大院的大門就大聲喊我!

有這麼當著人家老婆的面邀請男生來家喝湯的嗎?就是有啊!能夠這樣不避嫌,不見外,不是親情嗎?真的,我一點不妒忌,我想,我不來廣州的時候,外子能夠上雙S家喝口熱湯,我我心裡充滿無限的感激。

真的,我們倆跑到她們家去了。我因此搞明白為什麼這年頭還可以像小時候找同學那樣,一進大門就高喊——xxx!因為他們家廚房正對著大門口啊!

在她的家裡,我們見到了雙S,她已經結婚了,丈夫是個認識多年的香港朋友。怪不得雙S多了幾分有人疼的模樣。

唉,女人有沒有人疼,大不一樣哦!

天啊,我居然喝上了川弓柏子魚頭湯,好香濃的藥膳,好正宗的味道,哦久違了,我的心裡充滿淚水,哦,家的感覺,母親的味道……

真好雙S,真好川弓柏子魚頭湯,真好我們住得這麼近,我會回來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