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沒有洗潔精的年代(原創)  

2014-08-15 18:18:46|  分类: 往事如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洗潔精,是現在家家戶戶必不可少的用品。沒有洗潔精,家庭主婦會死,是愁死,煩死,累死,氣死……但是我們那個年代,沒有洗潔精,我們又是怎麼過來的呢?

從我出生直到下鄉的十九個年頭裡,我一直生活在大城市,那是絕對沒有洗潔精的年代。城里人洗碗,就開著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洗,看看乾淨就行了,最多用熱水洗,過寫日子放大鍋裡煮一下,又消毒又乾淨。那個年頭的洗碗布總是灰不溜秋油不啦嘰的,過些日子便會用肥皂洗一洗,洗的時候居然不會起泡,只會擠出些淺藍色油膩膩的髒水……記得廚房的水池邊,擺著一塊臟兮兮的“電車”牌肥皂。

下鄉了,我和同學們到了雷州半島的橡膠農場。我們知青吃的是大鍋飯,每月每人二兩油,分在一個月的九十頓飯裡面,每頓飯每人只有0.02兩油水,所以,那個飯盆是不需要怎麼洗的,吃晚飯,倒點熱水在飯盆裡,晃一晃,把盆裡那點根本看不見的“油水”也倒進肚子裡,不夠油水,青春哪兒會滋潤呢。

我看見農場的老工人,他們用草木灰把自家的鍋“省”得“蠟蠟令”(擦得閃閃亮),聽說最棒的東西是穀殼灰,那些沒有燒盡的穀殼顆粒像細細的沙粒一樣把鍋擦得又細又亮。

割膠這個工作,必須在凌晨時分進行,因此每位割膠工人都頂著一盞“頭燈”,為了保持放光鏡乾淨亮堂,工人們磨完膠刀的時候,就會把裝硫磺粉的袋子上的玻璃纖維剪下一塊,摩擦膠燈,不一會,膠燈便銀光閃閃起來……

有些老工人家裡人口多,除了養些雞,也會在星期日到下橋鎮趁墟,買些葷腥回來,於是那一天,家裡鍋碗便要用椰衣,或者絲瓜筋(瓤)來擦洗了……

 

下鄉的第十個年頭,我回城了,那時候,家裡還想過去一樣洗碗,廚房裡面,那灰不溜秋油不啦嘰的碗布,還有臟兮兮的電車牌肥皂,依然相依相伴……

幾年過去了,不記得從哪一年那個月開始,第一瓶洗潔精來到我們家裡,讓我們大為興奮,大為感動,但是心裡也在嘀咕,這麼高級的東西,會不會有毒?

 

三十多年過去了,除了海洋生物以外,洗潔精真的對我們是無毒的。隨著我們桌上菜餚的油水越來越具含金量,洗潔精也已經成為我們生活的必需品。

突然想起小時候,我們除了使用肥皂洗臉,還使用牙粉刷牙,使用洗頭粉洗頭……六十年代當我第一次使用洗衣粉的時候,它在洗衣盆裡面產生的大量肥皂泡令我驚奇,令我越洗越多泡、怎麼也沖洗不乾淨,最後在水龍頭下沖得一個院子都是肥皂泡……

 

過去的年代,再也不會回來,但那些具有年代特色的生活畫面,一直,在腦海中,就像,在昨天……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