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小狗狗(原創)  

2014-09-22 11:26:51|  分类: 我的家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子一行十四人三輛車,十天前北上自駕游了,這回去內蒙古看草原,去東北看楓葉,去邊界看北疆風情。

前天,外子他們來到那個常常念念叨叨了三年的地方,是內蒙古草原的一個村落,在那裡,外子居然看到了念叨了三年的小狗狗,而那小狗狗居然也還記得他,不論他走到哪兒都跟著他,緊追不捨,於是同行者拍下這張照片。

外子把照片發給我,寫道——

我們在恩和俄羅斯民族村,仍然住在五年前住過的老蔣家。

落日依舊,卻已看不到牛羊回圈的情景。惟讓我感動的卻是,五年前老蔣家養的狗狗對我似曾相識,依然故我……

 

我早就發現,狗狗和貓貓們都特別喜歡外子,外子常常教育我:你對它們小聲一點走路輕一點溫柔一點……

這是這樣,貓貓狗狗們都記得他;但是對於客棧裡的狗狗來說,每天過路的旅客來去不斷,每個旅客都是太平常不過了,可是它記得外子,記得當年對它格外溫情的那個來自廣東的男人,他的聲音,他的氣味,他的眼神,他的心……

聽外子在電話裡說,我也很感動。

……

下一回,是幾年後?外子他們一定還會豁著去北疆玩,看老蔣,也看小狗狗……

小狗狗(原創) - mm - mandy的博客
 
 附外子的文章《我和我的小軍犬”
    

      我和我的小軍犬”

    ——奶粉喂小狗的故事

一九六九年三月,蘇聯入侵珍寶島後,全國進入緊張的備戰。我們下鄉所在的廣州軍區生產建設兵團七師九團按照上級命令組建武裝連,以應付戰爭升級而隨時待命奔赴前線。

       我有幸被調往武裝連並擔任二排五班班長。雖然身上沒有綠軍裝紅領章,頭上沒有紅五星,但能響應祖國召喚,當預備隊也已極其光榮,深感振奮。因為那是熱血沸騰的年代,那是血氣方剛的年華。我們一百一十幾個十幾二十歲的毛頭小夥,在荒涼的九鬥山開荒打井,砍樹建屋,安營紮寨了。

那時階級鬥爭是天天講。十三連是養豬連,肩負全團幾千人的肉食供應,在那個一年吃不上幾回豬肉的年代,豬是個寶,十三連也成了階級鬥爭的前線。我們五班被派往十三連執行任務。一天,我在養豬場看到一窩剛出生不久的小狗,老工人對我說:拿只回去吧,過幾天就會被拿光了。我心想:對啊,武裝連裏也該有只“軍犬”啊。於是我挑了一隻個頭最大、吃奶最起勁的抱在懷裏。小狗還沒斷奶,我就把家裏寄來的上海光明牌奶粉打開,每天早晚各用一杯濃濃的牛奶喂它。那時候,武裝連每月只能吃上一次豬肉,我一定給“小軍犬”吃上幾塊。

我常常帶“小軍犬”出去“遛狗”,把它愛啃的骨頭扔出去,讓它把骨頭叼回來,這樣來回訓練“小軍犬”令我們的閒暇時光充滿快樂。白天我出外執行任務,它就會自己到伙房找吃的;晚上,它就睡在我的床下。每當陌生人靠近我們的營地,“小軍犬”就會發出咕嚕咕嚕的警告聲。

一天半夜,我們五班接哨。作為班長,我得提早起來,把值班的戰士叫醒並護送到哨點。我剛穿好鞋襪,就聽到營地後面傳來“砰”的一聲槍響,還隱約聽到一陣短暫而急促的腳步聲。幾乎同時,“小軍犬”噌的一下從床底沖出門口,朝著營房後面的方向叫了幾聲。

我立即報告連長,然後帶了值班戰士朝槍響的地方跑去,就在200多米外的草叢裏發現了兩個戴著頭燈打獵的年輕人,其中一人躺在地上,臉部胸部血跡斑斑,我從他們的“黎話”(雷州話)中聽懂了他們是半夜打狐狸時誤傷了對方。請示連長後我把他們送去團部衛生院。當我回到九鬥山營地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發白了。

就在九鬥山營地曙色朦朧的路口,我愣住了:那個熟悉的小影子依然守護在路邊!啊“小軍犬”,它居然一直在等著我呢!

它甩著尾巴,扁著耳朵,側著身子向我示意,我的倦意一下子消失了,趕緊過去把它抱在懷裏。

幾個月過去了,一九七零年五四青年節那天,全團知青集中在團部禮堂聽政委做報告。當講到反對資產階級歪風邪氣、防止資產階級思想腐蝕時有這麼一段話令我至今仍然記得:武裝連有個知青用奶粉喂小狗,這是資產階級腐敗作風,應當對這種作風進行批判和對這個知青進行教育。“奶粉喂小狗”一時成了知青之間流傳的一個“嚴肅”的笑話。

第二天,指導員找我瞭解整件事的過程。連長沒吭聲,司務長卻說,連隊養只狗有什麼問題,哪個連隊不養狗?平常,我們往往一集合就出發了,這時“小軍犬”會到廚房找吃的,而炊事班對“小軍犬”挺好的。奇怪的是,平日對我器重有加的團司令部李參謀一改往日對我的親切,翹著兩手在一旁冷笑。憑我的直覺,我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一星期後,指導員正式限令我十天內把“小軍犬”送走,“否則一槍斃了它”。當時我心裏發毛了:給“小軍犬”喝口牛奶有這麼大的事嗎?我把給連隊養軍犬的所有好處說了都沒用。最後我想通了:給“小軍犬”喝牛奶是資產階級腐敗行為,“小軍犬”中了資產階級糖衣炮彈,如果“小軍犬”沒喝牛奶而跟別的狗一樣,那麼領導們不就沒文章可做了嗎?記住哦,那個年頭可是經常“抓典型”的。

限期到了,我決定把“小軍犬”送回十三連養豬場。當我帶著“小軍犬”沿著山路去十三連時,它一直走在我前面,還不時回頭看看我,以便確認它引領的方向是否正確——我心想,真是條好“軍犬”啊。

走著走著,我實在忍不住心中憋了十多天的氣憤,對著長天大喊了一聲,然後坐在路旁不走了。“小軍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過來站立在我身旁,嘰嘰咕咕地不知說了些什麼。看著太陽越升越高,我想還是趕快把“小軍犬”送回十三連。

養豬場老工人一看到“小軍犬”的第一句話就是:怎麼長得這麼大!喂它吃什麼?我不好直說,就說:它出生時個頭就最大。“小軍犬”一看見養豬場的大狗小狗就好像見到了親人朋友一樣,追呀撲呀咬呀,玩得好著哪!我把武裝連不許養狗的事對老工人說完之後,趁“小軍犬”不注意就趕快溜了。

一路上我回頭看了幾次,“小軍犬”都沒跟上來,此刻的我心裏也輕鬆了許多。我想:“小軍犬”回到了家,也會找到媽媽的,不用在九鬥山那麼孤獨;憑著它的勇敢和機靈,長大後一定是最出色的。

不久我已經看到營區的茅草房了。突然,草叢裏鑽出一隻狗,我嚇了一跳,一看,是“小軍犬”。

唉,我真不知該怎麼辦!我剛才怎麼忘了叮囑老工人拴它幾天才放呢?

不由分說,我往回就走,可“小軍犬”不跟我走,還直瞪瞪地看著我。我無奈之下,只好在樹叢中找來一條藤把它拴住拉著走,可沒走幾步,它索性躺下任你拖。我實在不忍,俯下身子抱起它再往十三連的路走去……

隨著武裝連在團部的工作越來越多,什麼協助蓋機關首長的住房啊、什麼打兩口飲用水的機井啊、什麼修建武裝連的新營房啊,還要擔負晚上整個團部機關的站崗放哨……我們逐步搬離了九鬥山,我也離開了那個曾經令人意氣風發、但也有些傷心的地方。

一九七一年一月,我曾經去十三連養豬場看望過“小軍犬”。在靠近養豬場時,我看見一隻黃褐色的大狗矗立在路旁,好一付衛兵站崗放哨的姿態——我感覺是“小軍犬”!可應該沒這麼大。但我還是本能地喊了一聲,它應聲飛快地向我跑來,就在我跟前五六米的地方,就甩著大尾巴,扁著耳朵,側著身子,嘴裏還嘰咕嘰咕的向我走來。是“小軍犬”!沒錯,跟從前一樣。我怎麼都沒想到半年多了,“小軍犬”還認得我!

養豬場的老工人告訴我,“小軍犬”能夠準確辨認農場工人與附近的村民。村民以前總是抄近路經過養豬場去種地,可現在不敢了,他們一看見“小軍犬”就繞道而行;這段時間再也沒發生過豬被偷的事;個別豬溜了出來,總是被“小軍犬”成功“押送”回養豬場;連隊的小孩有時候會跑來跟“小軍犬”玩,只要你手裏拿著吃的,它就會走過來舔舔你的手,跟你要吃的,太逗了!看著“小軍犬”那深邃的目光,我感覺到它的忠誠和勇敢,它知道養豬場是它的轄區,它是這裏最出色的守護神。

一九七一年八月,我“退伍”了,從團部武裝連調到邊遠的十連,調令注明三天內報到。我決定走之前再去十三連看看“小軍犬”。“小軍犬”對我的歡迎跟從前一樣,甩著大尾巴,扁著耳朵,側著身子,嘴裏還嘰咕嘰咕地對我說話。但不同的是,它到了我跟前卻站了起來,兩隻前爪搭在我的肩上,嘩!都快有我高了!還呼哧呼哧地對我噴氣,並不斷舔我的手。

它真的長大了。想到以後很少有機會再來看它,我心酸了。因為它,我在全團知青會上被批判,鬧得風風雨雨;本來受器重而變成被冷落,在武裝連入黨提幹沒戲了;當初自願來邊疆與同學們匯合一起戰天鬥地的決心和自尊也備受打擊……其實,這些都已不再重要了,因為我知道一些領導的行為是他們的一種政治手段,他們沒有了真實,沒有了真情,甚至埋沒了人性……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在參加完省實老三屆離校四十周年紀念活動後,我們幾百名知青又回到了當年的七師九團,即現在的徐聞縣五一農場,我又見到了當年武裝連的一些戰友,他們不約而同地說起“奶粉喂小狗”的故事。“小軍犬”的形象伴隨著我們的歲月流傳了四十年,它始終是這個故事的主人公。

如果當年有照相機把“小軍犬”拍下來的話,我一定會把它的照片放進我相冊中重要的位置。不過不要緊,“小軍犬”的形象已經牢牢地鐫刻在我的心中。

我常常想起那個年代,想起跟那個年代有關的一些人、一些事,還有那曾經被埋沒了的人性。

  评论这张
 
阅读(383)|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