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又是四點半(原創)  

2015-04-19 16:55:54|  分类: 回憶父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838月的最後一天,晚上,我一個人在病房守著沈痾的父親。凌晨四點,趁我熟睡,父親悄悄拔掉輸液的針管,肺心病折磨得他太痛苦了,也許他曾經悄悄向熟睡的女兒告別,也許他曾經悄悄流下歉疚的淚水,不,也許,他真的什麼也沒想,這長長的六十七年,他已經想的太多了……

四點半,父親離開了我們,我忘記了父親曾經多番的叮囑:在最後關頭,不要搶救我。

搶救的醫護人員來了,他們強翹父親緊閉的嘴唇和僵硬的舌頭……無濟於事,父親嘴裡流出褐色的瘀血,走了。看著這驚心動魄的一幕,後來我不再要求搶救彌留時刻的親人……

三十二年前的我,遠遠趕不上自己的年齡,真的,那時候,我幾乎還只是個很小的孩子,我痛徹心脾,傷心欲絕,除了偷偷痛哭,我連續地失眠了,一年,兩年,三年……每天凌晨四點到四點半這段時間,我就會醒來,睜著雙眼,在身邊兒子熟睡的呼呼聲中極為清醒地傷痛著,直到天亮……

每天醒來,心里便說:又醒了!

為什麼要醒呢?為什麼不永遠地陪伴父親呢?看到身邊的兒子,我沒有決心跟著父親走,只有更多的淚水……

也曾經跟自己說:時間,是磨平傷痛的良藥。可是我越來越不信了,因為隨著時間流逝,失去父親的傷痛不僅絲毫未減,而且與日俱增,哦,又是四點半,一天天,一年年……

同樣的夢也在重複出現——

好多年不見了父親,聽說他在一個遙不可及的遠方療養,病情很穩定,但是依然隨時有危險。我渴望去見他,去服侍他,可是媽媽在搖頭,全家人默默地悲傷著……我便醒了。這樣的夢不斷重複,甚至到了後來,每當我做這樣的夢,都會有個聲音告訴我:你在做夢了……

凌晨四點半,哦,一個又一個的四點半,一個又一個渴望見到養病的父親的夢境……

不記得從什麼什麼起,這樣的夢境不見了,四點半我也不會醒來了。慢慢想,大概有十幾年時間了吧。我不相信投胎這個說法,我相信是我自己緩慢地學懂了這個常人很快悟透很快解脫的課題,我,也許很特別,真的很特別,正是父親特別的疼愛和深深的耳濡目染,我心靈的悟性便會如斯愚鈍,如斯遲緩,有些頑冥不化。

不化就不必化,罷了,讓心靈裡那深深的傷痕刻在心上,與我同生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