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百年歸零(原創)  

2015-05-02 10:13:35|  分类: 我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7年我母親去世的時候,哭著說:我什麼也沒留給你們。

這是中國傳統老人離世前最傷痛的心聲。

的確,父母為國家為革命一生,他們走後沒有得到國家一平方米福利房,他們的存款,也被廣東作協非法集資搜刮一空。

但是我和兩個弟弟從未指望父母給我們留下什麼,我們都安慰了媽媽。

其實,很多人都還記得我們。

20127月,在“蕭殷與中國新文學批評”學術研討會上我見到蔡書記,他對我說“mm,你的父母走了,沒有給你們留下一片瓦……”他說話的時候神情傷感,可見他與其他黨組成員一樣對這事無能為力,深感遺憾。為什麼會這樣?這裡埋藏著一個貪腐故事,在此省略。

今天我想說的,是另一類故事。

我母親生命最後的日子,住的是省委的宿舍,後來聽說那房子是美國華裔古滂的華僑房,據說他父親曾是國民黨大官,古滂回來了,拿著房契回來了,說要拿回他家祖屋。

於是省委房管處基建處的頭頭們便三天兩頭上門催逼母親退房,並且常常被人往窗玻璃上扔石頭……為此,母親不勝煩擾,說明作協的房子一蓋好立刻搬走,誰知在這種環境下,母親病情加重,不久去世。因為作協答應分房給母親,省委便不再管此事,但後來省委房管處意外得知省作協不會分房給已去世的母親,便勒令定期退房,我們第一次被掃地出門……我家搬出後,後來在原地起的房子,與我們同住一樓的人家都分到,但是省委沒有分給我們。

瞬間,作協和省委都一起將我家掃地出門,我肩負著父母大量的文字資料投奔朋友。

……

從此,在後來的十六七年裡,我父母的家一次又一次被掃地出門,時至此刻,我們在省作協租住的六十平方米房子再次被勒令本月底搬出……

是的,父母早年參加革命,父母為中國的文藝事業做出貢獻,母親去世的時候作協的福利房已經建好正面臨分房,父母大量遺存著有價值的文件文物我艱難保管……

但是今天我不說這些,我想說的是,一百年前,我母親的祖父曾是天津商會會長,擁有無數廠房和住宅地,還有丹華火柴廠股票等資產。至今在天津西沽村人們還會指指點點說出吳家的廠房宅邸的位置。

因為我母親三姐弟都到解放區參加革命,為了跟資產階級家庭劃清界限,在公私合營之前的1954年,母親和舅舅商量好,將母親從天津帶來的火柴廠股票私章、所有地契全數交給中國銀行資本管理處。

那時媽媽和舅舅都以為,那筆今天算來數十億的資產,連同資產階級出身的臭名,也許就會永遠離開了自己。可是歷史太喜歡跟人開玩笑,兩年以後,我舅舅就因為出身不好被下放新疆,並被莫須有的罪名送到冷疆福海縣公安農場勞教,後來才弄清是蒙冤而來,卻也無法回頭……

去年底,我舅舅走了,從1954年到2014年整整一個甲子的長長的歲月裡,他閉口不提自己親手交出去的那麼多的房產,更不敢說自己和兩個姐姐已經成為了無產階級,但是,他們三姐弟真真確確地把身心徹底交給了共產黨。卻不應該要求共產黨像自己愛她一樣地愛自己。

 

現在父母又一次被從六十平方米掃地出門。

我真的不願意想,為什麼共產黨的老黨員賤如糞土?而國民黨的老黨員卻這麼值錢?當年他們把自己從大陸連根拔起,除了反攻大陸,從為想過有一天,還能拿著國民黨時期的房契回來要房產,堂堂的省委房管處還會積極與他們合作買賣房產,合作建新樓……這裡的貪腐早已為人不齒……這一節,便等著明眼人去說。

很難不去想,假如我的母親舅舅當年沒有交出大量房產,後來也拿著國民黨時期的地契向政府要地要錢,會如何?

呵呵,會發達?

不,是造孽,是缺德,會折壽,我們畢竟是父母教育出來的,我們做不到。

 

哦,百年歸零。

我是否不該執迷不悟?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