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andy的博客

秋日午後,我等待下一刻的驚喜,風吹落一片秋葉,砸在我心上——我等呢。

 
 
 

日志

 
 

爸爸最後說(原創)  

2017-11-07 08:51:32|  分类: 回憶父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前有个小池塘——爸爸对我说

从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爸爸身体不好,爱生病。也许他身子太弱,那时候他什么病都会生,直到五十岁以后,病就集中在呼吸系统了,像哮喘啊,肺气肿。我亲耳听到医生对他说:萧老啊(他才六十来岁就被人称呼萧老,可以想见他当年多么病容苍老),您这些病全都不是致命的病,只要好好调养,注意冬天别受凉别感染,就没事了。

可是谈何容易,冬天,是我们家的鬼门关,每年冬天爸爸都受凉,肺部感染,然后住院,然后不由分说的抗生素轰炸,一下子就收了胃口,人也蔫了,好不容易呼哧带喘熬过冬天,人已经垮下去一圈,再病病歪歪挣扎一个春天,终于等来了辉煌的夏天,他把生命最后的烛光燃尽在夏天,当秋风乍起的时候,他已经无力苦撑了。

肺气肿发展为肺心病,心肺功能都将近衰竭,人生也步向终点。

虽然医生乐呵呵劝慰他,鼓励他,但还是悄悄地提醒我们:他看来不好办,你们要有思想准备。

我的心登时沉重起来,原来这个在我眼皮下病病喘喘三十几年的爸,他或许要真的走了,会吗?天塌的感觉重重压迫我,我心乱矣。

也许我快乐的天性和我在爸爸面前竭力的隐瞒,爸爸眼中的我依然是那个简单的孩子,他从来不跟我提他的病,更不提他病苦的感觉,直到他走后我看到他给朋友们的信才知道他每个时期的病情和心情,才知道他一直都活得很艰辛。

八月八号是立秋,立秋过后第二天,爸爸对我说:萌萌,等我病好了,我要带你回家走一走。你还从没回过家乡呢。

我眨眨眼睛,点头说哦。

几天后,爸爸跟我说,不,他好像是对自己说: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我惊讶他从未有过的神情,他斜躺着,望着天花板,孩子一样安详,连呼吸也平静下来,哦,你的奶奶……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便断断续续,一小段一小段说起往事,我感到不祥,却不敢怠慢,赶紧拉开抽屉找笔和纸,把他的话记下来——

    我家门前有个小池塘,小时候,我在那里捉鱼虾,家的后面有小桥流水,我在那里游泳。街边有座古亭叫做“劳息亭”我在那里玩耍。

那时候没有电,也没有钱买灯油,晚上,一家灯火三家亮。

家门前面是大片高大的竹林,这个村子因此被称作“竹园里。苏东坡的诗:居不可无竹,食不可无肉;居无竹则俗,食无肉则瘦。竹子上有很多小鸟,良禽择木而栖。我还见过猫头鹰。

小时候,每逢刮风下雨,满地是龙眼。五六月有三华李,秋季有杨桃,爬上树一摇一蹬,杨桃满地都是。

我小时候很爱画画,用毛笔画,看到什么画什么,在纸上画。因为读书成绩好有奖励,奖品都是白纸、墨盒和毛笔。下雨天不出去,就画很多画给大家看。

我的父亲很疼爱小孩子,从来不打孩子。每天他用一担箩筐把最小的两个孩子我和五姐挑到镇上去,放到小店里面照看。

小时候,我总是站在桌前吃饭,头正好挨在桌面,桌上放本书,边吃边看书。

我穿的是球鞋,有时候穿布底鞋,衣服是大襟衫,有襻,四个口袋,大裤头的裤子,用绳子绑住。

十三四岁的时候,我会帮村里的人解签,不知道大人在哪里求来的签。

大孩子要跟我打架,我年纪小,个子小,但是我说:不怕,打吧!有挑战必应战,被打伤了打痛了也不哭,直到给妈妈拉回家里来才哭。

读高小的时候,有个图画老师叫骆炳均,看我聪明,画画得好,很喜欢我,常常耐心教导,我每画一幅,他就仔细给我改一幅,我画多少他改多少,他也喜欢文学,对我影响很大。后来我去广州上了“市美”与他的教育潜移默化分不开。很可惜,他在解放前就去世了。

我的家乡到处都是映山红,也叫杜鹃花,还有野百合花,野蔷薇花,山棯,金樱子……

小时候常在那个凉亭里玩耍,凉亭的石壁上刻着字,是个对联——

为名忙  为利忙  忙里偷闲  且在凉亭坐坐

劳心苦  劳力苦  苦中寻乐  聊将往事谈谈

还有一联——

此地亦良佳  勿太忙  且暂时就息

前途应尚远  休多恋  但少顷便行

小时候,喜欢在古井里抓斗鱼。然后看斗鱼打架。

中学的手工课,绣枕头,织毛衣,木工是做相架,最喜欢用九里香木做笔杆,把树枝削好,用破玻璃磨光滑,然后用药丸的蜡涂光滑。

我的母亲,你的奶奶,哦……

说着,爸爸出神地望着天花板,然后缓缓闭上眼睛,一声不响,正当我奇怪的时候,我看到一滴眼泪从他的眼角流下。

我伤心得赶紧离开病房,在外面痛哭一场。

当时我并不知道爸爸已经知道、并且暗示自己要走了,他要回到母亲那里去了;直到十四年以后,当我的母亲也即将离世,她跟我说起自己小时候很多很多趣事,还特别说起她母亲——我的姥姥的时候,我才明白……

爸爸是八月三十一号清晨走的。我痛苦得不会流泪,不会说话,也迈不开步子,我轻轻对爸爸说:爸爸,我也会跟你去的。

爸爸走了,处理完他的后事,我立刻一个人上路,第一次回到龙川——我的家乡。抚摸家乡的一草一木,轻嗅家乡草木炊烟的气息,我看到爸爸从青年时期离开家乡,一步步走向远方的身影,那是广州,上海,武汉,延安,冀察冀,北京,广州的人生长路;當他把一生獻給文學事業以後,他

的心终于回到龙川,佗城,竹园里……

家乡的清风,是爸爸的大手,它在安抚我失祜的心……

门前有个小池塘……爸爸的声音又响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